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一十七章:不够吃穿

作品:丁薇记事|作者:荆棘之歌|分类:女生|更新:2020-06-29 23:38:58|下载:丁薇记事TXT下载
  丁薇的24寸大行李箱简直是个宝藏。

  这行李箱里统共只有两套她的换洗内衣,而剩下的全都是她用自己寒假工的工资为家里置备的礼物。

  “妈,你看这个羽绒服,大红色的!鲜亮不鲜亮?我一看它就觉得特别配你,花了我好几百呢!”

  从陈思雨仓库里拿出来的瑕疵品羽绒服。

  进价35,瑕疵品不要钱。

  “妈,你看这个毛衣,我一看就觉得跟这个羽绒服特别搭,刚好给你凑一套,你喜欢吗?这件也要一两百块钱!”

  边角稍微有点染色,进价15,瑕疵品同样不要钱。

  “妈,你看这个袜子……”

  “妈,你看这个手套……”

  妈妈妈,一声声妈的,白秀娟只觉得心烦意乱。

  ……

  ——怎么说呢,这衣服吧,确实挺好看的。毕竟丁薇虽然挑的瑕疵款,但陈思雨卖的可没有难看的呀。

  而且瑕疵也不怎么起眼,同色系的走线不太工整,只在边边角角,好歹花了,自己打寒假工的几千块钱呢,必须不能太明显,不然显不出价格来。

  因此,瑕疵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的。

  反倒是丁薇自己穿的那件,瑕疵比较明显。

  但是一想到这些衣服花了一两千块钱,白秀娟怎么不心痛呢?

  “你怎么净乱花钱?”

  “开学了,交学费多好呀!一次交几千块钱,家里压力也大呀。”

  丁薇纳闷儿:

  “妈,你在说什么呢?我们的学费不是一年一交吗?”

  白秀娟:……

  她也生气:“那你要不花钱多挣点,拿回来我给你攒着,明年不就轻松了吗?”

  “你这孩子,天天只晓得自己享受,都不考虑爸妈的辛苦。人家国外的孩子满18岁爹妈都不管了,大学的学费都还要自己打工挣钱呢,你这我们还管吃管喝……”

  丁薇觉着电视剧女主角的神情,此刻惊讶的叫道:

  “妈,你在说什么呢?”

  “难道你不想让我给你们养老了吗?国外的孩子满18岁不管了,是因为孩子不需要赡养老人啊!”

  她叹口气,此刻颇为痛苦的说道:“既然妈你这么想的话,那学费我就自己挣吧!”

  白秀娟:!!!

  那、那怎么能这样算呢!

  讲究的不就是个养儿防老吗?她没能给老丁家生个儿子,这女儿就得扛起这个责任啊!

  有一说一,这女儿确实不贴心,丁薇还在一旁补刀:“而且妈,国外的学生之所以要自己打工挣学费,因为他们的学费贵啊,一年就得好几万美金,折合成咱们的钱那得几十万呢,我上学学费才7000……”

  白秀娟:……

  果然女孩子就不该读太多书,看这道理一套一套的!

  而丁海洋咳了一声,此刻慢悠悠的走过来,指点到道:

  “薇薇呀,你从哪学的坏毛病还敢顶嘴,你妈说你都是为你好。说你是对的,你才挣几个钱呀,就敢这么大手大脚的。”

  丁薇:……

  她眼神一转,此刻机灵地错过这个话题:

  “爸,我花钱也是为了你们好呀!”

  “我学费才花几个钱呀,你就这么抠抠搜搜的,我妈打牌还输6000呢!爸你是不是还买新鱼竿了?”

  丁海洋:……

  眼看着当爸的脸皮子抽搐,仿佛要爆发大情绪,丁薇赶紧说道:“爸,你看!”

  顺手又从行李箱里捞出一套衣服来:“你看这套保暖衣,软不软?暖和不暖和?这是我特意给你挑的呢,花了我一两百!”

  “爸,你在看这羊毛袜暖和不暖和?穿着肯定特别舒服……”

  丁海洋:……

  论这连消带打的功夫,他如今真比不上丁薇。

  ……

  等到行李箱里的衣服拿出来一大半,丁薇欢快地拍拍手:

  “爸,妈,我的工资都在这里啦,你们感动吗?”

  夫妻俩都沉着脸,想说些什么,但是一时半会儿居然词穷了。

  白秀娟嘴唇动了动,但还是忍着没说话,先把羽绒服拿过去套在身上看了看:

  “这衣服质量不怎么样呀,你看这线……”

  她瞟着丁薇,欲言又止。

  到底是有生活经验的人,一眼就看出问题了。

  丁薇叹了口气:

  “没办法呀妈,你不知道帝都的消费水平有多高,这衣服原价要好几百呢,也就是因为这点问题,所以才便宜处理了,不然我那点钱哪买得起这么多呀!”

  她重新拉出那个万能话题:

  “妈,你看我跟你说一个月600不够,是真不够,你看这衣服多贵啊!”

  一提到这个话题,白秀娟和又准备说些什么的丁海洋顿时偃旗息鼓,两人默契的拿着各自的衣服,随口说道:“我去试试啊……”

  转身就迫不及待的出了房间。

  丁薇将剩下的东西看了看,重新合上行李箱,心里同样美美的。

  因为就在刚刚,她发现了自己在家的制胜法宝——

  钱。

  只要把话题提到这儿,她爸妈就好打发很多。

  哎呀呀,真是意外惊喜呀!

  ……

  有了这个发现,丁薇在自己家就变得越发肆无忌惮了。

  去厨房帮忙时,看着她妈在炸肉丸,就唉声叹气的说道:

  “唉……妈,你不知道我在学校多想念你做的饭,食堂里的饭真贵呀,我就那点生活费,都吃不起肉……”

  在客厅里晃悠时,看着她爸看的电视剧,丁薇也要叹息一声:

  “爸,我真的好羡慕在家里的生活呀,当初上学就不应该上那么远,住宿费那么贵,而且还要交网费,不然电脑就白买了,一个月好几十呢……”

  洗衣服的时候还要再唠叨一句:

  “唉,还是咱们江州的天气好,帝都的冬天干冷干冷的,风跟刀子一样,脸上手上都吹得不能见人,还得买个面霜,一瓶几十上百的,我们宿舍还有人用上千的呢……”

  丁海洋:……

  白秀娟:……

  ……

  “行了。”

  最终还是丁海洋展示自己大家长的权威:

  “回来就听你叨叨叨、叨叨叨个没完,女孩子家,怎么那么多话?说出去丢人。”

  丁薇沉默一瞬间。

  片刻后,她接着说道:

  “爸,这真不能怪我,主要是在帝都生活太拮据了,我这也是有感而发嘛!”

  眼见着丁海洋眉头一皱,又要发言,她赶紧说道:“爸,你看的这一集里头,那谁谁要死,谁谁会被抓起来……”

  丁海洋:……

  这女儿养来有什么用!

  ……

  煎熬着煎熬着,互相折磨着,年三十的晚上终于到来。

  虽然只有三个人,但年夜饭照样丰盛的很。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感觉和乐融融的一家如今坐在桌子前,互相说话却都谨慎了起来。

  而丁薇这边刚一张嘴,白秀娟就赶紧发挥慈母心态,二话不说给她夹个菜:

  “薇薇,先吃饭,等会赶着看春晚呢,不聊天了啊。”

  丁薇:……

  她琢磨着,自己之前的发言也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吧?

  要不是她受过专业训练,这会儿早笑出来了。

  等到终于吃完这顿饭,邻居家们的鞭炮都响了起来。

  云中城在江州是个小城市,如今禁炮令也禁不到这头来,因此家家户户放鞭炮放烟花,都很正常。

  丁海洋今年弄的同样是个10万响的大盘炮,过年一定要炮放得越响,来年才会越旺,等到清静下来,春晚马上也要开始了。

  不得不说,如今的春晚还是很有意思的。

  丁薇难得也没搞事情,此刻安安生生的陪着爸妈将春晚看完,被里头那些已经看过不止一遍的段子逗得哈哈大笑。

  说真的,真不怪后世大家差评满满,就以她如今的眼光来看,这06年春晚依旧是诚意满满,乐趣颇多。

  但再看十几年后,特效是做好了,但搞出来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几个小时坐下来,有意思的一个指头都能数完……

  这真不能算是大家审美提高了,而是做节目的压根儿没诚意,或者说官方桎梏满满。

  想到这里,丁薇忍不住又叹息一声:

  所以,趁年轻还是得努力,搞不好自己写作的职业生涯也就只有这么些年。

  等到了后期,人人戴着镣铐跳舞,那还有什么意思?

  ……

  她这边琢磨着自己的未来,那头白秀娟仔细打量了一下她。

  不得不说,不是她这当妈的自夸,薇薇这丫头,自从上了大学仿佛长开了似的,整个人变漂亮好多。

  一想到这丫头是从自己肚皮里出来的,白秀娟心里也是骄傲非常。

  就是有一点不好,学校太远了。

  当初要不是觉得明大听起来有面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孩子走这么远。

  看看,孩子一跑远了,心都野了,一回来净让他他们置气。

  白秀娟想了想,问道:

  “薇薇啊,你在学校没有干什么不该干的事吧?”

  她警告道:

  “学生的任务是学习,我可告诉你啊,不许在学校谈恋爱,瞎谈些天南海北的男孩,咱家就你一个姑娘,妈可不想你远嫁。”

  丁薇回过头来,静静的看着她。

  那目光太过专注,以至于白秀娟的神色渐渐浮出些不满与烦躁:

  “问你话呢,看我干什么?”

  丁薇抿嘴笑了起来:

  “放心吧妈,我现在专心我的学习呢。”

  ……

  转头心里就叹口气。

  白秀娟当真是个意念非常坚定的人,上辈子从头到尾,她的这个观点都相当明确,不许丁薇交外地的朋友。

  其实一开始,丁薇也没有想过这些,她只觉得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当妈的舍不得女儿走远很正常的。但是想想自己大学毕业后,家里给介绍的形形色色的人……

  怎么说呢?

  她长得漂亮,气质又不错,又肯吃苦,上学期间和工作期间,没不是没有人表露心意。

  尤其是在观山集团上班后,虽说集团内部不允许恋爱,但是分公司和子集团那么多,公司里不在一个部门但是却是两口子的不在少数。

  但是但凡有点苗头,她爸妈都不肯同意。

  丁薇那会也只想挣钱,倒也没太在意,但后来她发现了,只要在帝都,什么人都不行。

  换句话说,只要是云中城的人,什么人都行。

  她明大毕业,有稳定工作五险一金还有外快,但是,只要一回到老家,好一点的事业单位,差一点的无业游民……白秀娟通通都给她介绍过。

  邻居酷爱做媒的李阿姨在头几年都不敢这么尝试。

  毕竟他们这牵线的,也有一套门当户对的标准。

  但她妈白秀娟就肯。

  一来二去的,搞得大家心里都在嘀咕:这薇薇条件这么好,找对象的条件却这么差,该不会是在帝都怎么了吧?

  不然要不是心虚,干嘛条件放这么低?

  有了这个观念,可想而知,后期找来的相亲对象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也正是这些情况,才一点点磨灭丁薇心中对于家庭全部的情感。

  ……

  而且白秀娟还常有一句老话:“你这么大了,人家不挑你就好了,你还挑人家……”

  可问题是,从大学毕业开始,丁薇就一直在相亲,介绍的这些人条件良莠不齐,并不是因为年纪大,所以才给介绍这么差的。

  那会儿傻乎乎的,自己当局者迷,只觉得痛苦。

  但经历过生死,丁薇如今早看明白了这一切。

  ……

  她的笑容颇有深意,一时间白秀娟竟有些看不懂自己的女儿了。

  只听丁薇接着承诺道:“妈,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学习。”

  白秀娟嗯了一声:

  “等你毕业了你就回来,妈单位里招工,员工子弟肯定能进的,到时候给你安排进去,你可别在帝都瞎折腾啊。”

  丁薇听到这熟悉的话,眉梢眼角都带着说不清的意味,此刻拖着长腔应道:

  “行,妈,我都听你的。”

  白秀娟心满意足。

  ……

  其实,过年对于丁薇而言也没有那么难熬。

  她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在上高中时都相继去世了,大年初一初二基本都没什么事情。

  也就是初一的时候,小区里的孩子们一大早来敲门拜年,丁薇的懒觉没能睡好。

  但对于如今的她来说,这种清静还不如走亲戚或亲戚上门呢。

  在家里面呆着,一会这个事,一会那个事,她想静下心来琢磨点什么都很难。

  但等熬到初三以后,老丁家这个大家庭就要先聚一聚了。

  ……

  “明天到大姐家里去,咱们准备点什么?”

  白秀娟跟丁海洋商量着。

  其实之前他们没这么慎重的。

  丁海洋毕竟是家里的男丁,还是个弟弟,她大姑向来都心疼弟弟,不怎么挑剔。

  但自从丁薇上了大学之后,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白秀娟都被挑剔过好几次了,以至于她连过年的节礼都要思考再三。

  大姑挑理也只挑白秀娟的,对自己弟弟还是心疼的,她有一万个理由心疼自己的弟弟,给他找借口。因此丁海洋虽然有些感觉,但并没有那么深刻,此刻眉头一皱,颇为不耐烦:

  “年年送年年送,这点事你都整不明白,天天在家干什么的?”

  白秀娟愁眉苦脸,但此刻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她在家里,向来是听丈夫话的。

  ……

  好在有丁薇,万能闺女及时为她心爱的母亲解围:

  “妈,你别担心,就照往常那样送就行了。我给海涛弟弟准备了一套资料,大姑肯定会开心的。”

  听到这话,白秀娟头皮一紧,仿佛又感受到了被大姑支配的恐惧,她此刻转头看着女儿,忙叮嘱道:

  “我跟你说,大过年的,你不要在大姑家里哭穷,说出去丢人不丢人!”

  “我们这当爸妈的,能力就这么点儿,给的钱不够你吃还是不够你穿来着?还非要拿出去说,不知道什么叫家丑不能外扬吗?这是咱家里的事儿!”

  越说越生气,声音都抬高不少。

  不仅如此,她还想到了那些被迫给出去的钱。

  “你一个女孩子,有这么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我不教育你,你都不当回事!”

  仿佛是刚才被丈夫呵斥的怒火有了个发泄的方向,白秀娟噼里啪啦说了这么多,然而厚脸皮的丁薇面不改色,此刻只做无辜状:

  “妈,你在说什么呢?”

  “你给的那点钱既不够吃,又不够穿呀!”

  她表情无辜,一副“你好无情,你好无理取闹”的样子:

  “而且我爸跟我大姑不是亲姐弟吗?咱们不是个大家庭吗?我们每次坐在一起喝酒吃饭还说什么家和万事兴之类的?”

  “难道我还要特意瞒着大姑?妈,大姑对我多好呀!”

  说到这里,丁薇突然瞪大眼睛,格外无辜地说出了莲言莲语:

  “妈,你该不会还一心想着我大姨他们,看大姑不顺眼吧?”

  白秀娟气了个仰倒!

  亏得这会儿丁海洋没听到这话,不然就凭他对自己老丁家的骄傲劲儿,白秀娟又少不了一顿埋怨。

  这死丫头!

  “大过年的,大过年的……”

  她团团转了两圈,此刻竟有些词穷,偏偏又不敢大声呵斥,就怕丁薇再说出什么了不得的话。

  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压低声音呵斥道:

  “总之,女孩子家家的嘴那么碎干嘛!少说话!没你的事儿,一边待着去。”

  丁薇慢吞吞的道:

  “哦。”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这样一声应和,白秀娟心里更憋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