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七一章.转移灵魂(4000字)

作品:我成了日式反派|作者:和风遇月|分类:其他|更新:2020-06-29 23:38:56|下载:我成了日式反派TXT下载
  西城千纱似乎早就适应与西城式一起吃饭了。

  她的举动没有半点不自然,举筷与抬筷的速度都很快。

  只不过——

  西城式看着自己碗里被夹满的炸虾天妇罗,接着抬头看了一眼西城千纱。

  西城千纱还在不断地把她叫上来的天妇罗往西城式的碗中夹去。

  那张俏脸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带表情,面色平静。

  只是筷子没停下来。

  很快,西城式面前就堆起了一座天妇罗小山。

  这个小女生是想干嘛?

  用天妇罗谋杀自己?

  这一下连普通吃饭都成问题了,于是西城式放下筷子,转而盯住西城千纱。

  似乎是察觉到西城式的目光,西城千纱停下筷子,同样看着西城式。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差不多五秒钟后。

  “阿式你很喜欢吃天妇罗炸虾的,多吃一点。”

  西城千纱说着,又摸了摸下巴,再度叫来负责饮食的家政妇:“再多来一些天妇罗,这些阿式应该不够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很理所当然,甚至颇有一种‘妈妈觉得你冷了’的自然感。

  “......”西城式。

  就算原主再怎么喜欢吃天妇罗,也不是这个吃法吧?

  这都完全堆成山了。

  要是西城式不停筷子,指不定西城千纱还会抬筷子给他夹天妇罗。

  西城千纱这...硬要用形容词来说她的话...那估计就是对原主的宠溺了。

  而且还是没什么常识的宠溺。

  那有什么人一大清早就待在别人房门外等待守候的?

  想到这里,西城式开口说道:“其实不用那么费心的,我如果想吃会自己吩咐她们帮忙。”

  说着,他不动声色地将那一堆天妇罗炸虾小山往旁边推了推。

  这个数量,一个人吃肯定是吃不完的,他自然不会去为难自己。

  而且——

  “比起这个,千纱小姐不是还有事情找我么?具体来讲是什么事情?”

  他语气放轻,反问。

  是啊,他跟着过来主要是西城千纱说过有事情想要商量,结果来这里还没来得及商量,他整个人就要被西城千纱强行用天妇罗‘谋杀’了。

  “嗯...是有些事情。”西城千纱先是细细地咀嚼下去自己嘴里面的东西,等到完全咽下去后才放下筷子:“阿式,你想不想去海夕伯母经常去的地方?”

  这里的‘海夕’,指的应该是西城式的母亲,西城海夕。

  而西城海夕经常喜欢去的地方...

  “潮岬么?”

  西城式开口问道。

  “...看来阿式你已经看过海夕伯母的笔记了。”

  西城千纱是知道西城海夕有写笔记的习惯的,毕竟她与西城式从小基本上是一起长大的。

  很多有关于西城式的事情,西城千纱其实都记得很清楚。

  “不错,就是去潮岬,阿式想去那边么?”

  西城千纱没有半点遮掩的意思,干脆地回复道。

  “......”

  从这里到潮岬其实并不需要多久的时间,现在也才七点,很快估计就能过去。

  但...这个西城千纱怎么突然想带他去潮岬了?

  不过,原主母亲特别喜欢去的地方啊...

  “可以。”西城式觉得有一去的价值。

  这一世作为人子,他还没有尽到孝敬的义务,同样也没有报恩。

  只是见识一下昔日西城海夕见过的景色...这一点西城式并没有拒绝的理由。

  而且西城式总觉得西城千纱其实还有话要说,只是现在身处西城本家,她有很多话都说不出来。

  “...是吗...?”

  听见西城式的回答,西城千纱的面色看上去有些奇怪。

  不是那种因为西城式答应了她,所以她很高兴的表情,而是那种...很古怪,带了一些不可思议情绪的模样。

  她保持这表情大约十多秒钟才恢复成原本的模样,与此同时是她喃喃自语的声音:

  “看来阿式真的完全失忆了...潮岬这个地方,明明是以前你最不愿意去的地方。”

  她站起来,摇摇头,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本小笔记本,一边沙沙沙地写着什么,一边又像是感叹性质地开口了:

  “阿式你曾经说过,越是待在充满回忆的地方,就越容易让人胡思乱想,所以你一直都不愿意去潮岬,因为那里对你来讲,不仅是个景区,它还是有关你父母回忆的地方。”

  就好像大学生重新回到高中母校参观一样。

  昔日奋斗的经历、在炎炎夏日挥洒汗水苦读的认真模样,再带点干过年轻蠢事的羞耻回忆...这一幕幕,基本上不用刻意去想,就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人的脑中。

  睹物思人便是如此了。

  原主或许是不想这样,所以一直拒绝前往潮岬。

  但这对西城式来讲却根本不存在。

  他不理会西城千纱莫名的感慨,只继续问道:

  “什么时候去?”

  “吃过饭之后...怎么样?”

  “那就这么做吧。”

  说完这话后,西城式握稳筷子准备继续吃饭。

  “对了。”

  没等西城式夹菜,另一边的西城千纱却突然开口了。

  “阿式,你现在还喜欢吃炸虾天妇罗吗?”

  “...一般。不是特别喜欢,但也不是特别讨厌。”

  西城式没怎么思索便说出了答案。

  这是实话。

  日本这边的面衣多少会有些少盐,味道也偏淡了。

  所以西城式并不是很喜欢吃这边的油炸食物。

  “是吗?”

  西城千纱将小笔记本翻开,划掉了上面的‘喜欢天妇罗炸虾’。

  西城式顺带扫了一眼笔记本上的字迹。

  在上面还有不少西城千纱一本正经地在上面记载了不少东西。

  ‘什么喜欢的颜色’、‘平日里的口味’...

  做完这件事后,西城千纱重新恢复成毫无波动的表情。

  这还真是没看出来...

  这个西城千纱表面上看起来总是垮着一张脸,但实际上还是挺关心原主的。

  不过——

  西城式很快便想到了西城介一。

  昨天西城介一将西城千纱留下,必然是想要讨论有关自己的事情。

  换而言之,西城千纱说不定比起西城式来讲,还是比较畏惧西城介一。

  思考至此,西城式将目光收回来,一边吃饭,一边思考有关于西城介一的事情。

  这一思考就是十分钟后。

  除了那过于夸张的炸虾小山外,西城式基本上将饭菜已经全部解决干净了。

  既然用餐已经结束,西城千纱也站起来,与西城式约定了半小时后前往潮岬。

  腾出这半个小时主要是做外出的准备。

  这一点西城式也知道。

  但说是要准备...其实也没什么要准备的。

  男人外出门,无非就是换上鞋,换一件舒服的衣服,检查一下脸上有没有奇怪的东西就完事儿了。

  至于西城千纱...

  老实讲,这个小女生有点奇怪,只是普通一眼看过去,她还是那张脸。

  这模样也没化妆啊,甚至连衣服都没换...所以说她到底准备了什么?

  不...说不定她也有准备...只是并不是能拿来明面上看的东西。

  两个人在西城本家门口碰头,很快便乘车离开了。

  ......

  潮岬是面向太平洋的日本本州岛上最南端的海岬,属于吉野熊野国家公园的一部分,而且只是听名字也应该听得出来,这附近属于海洋区,裸地的部分除开沙地之外还有一部分是由坚硬海岸岩组成。

  且这里的地形整体凹凸不平,呈上下起伏的台地地形。

  除开这些,或许最有名的就是潮岬灯塔了吧。

  属于本州岛最南端的海岬屹立着一座白色的灯塔。

  远远望去就像是拔起的白色象牙一样。

  在这里也诞生了不少当地人有关于潮岬灯塔的情话。

  什么‘这里是全本州岛最孤独的地方,有幸的是,我和你在一起,所以并不孤独。’

  至于为什么不是全日本最孤独的地方,西城式估计是想出这句话的人没那么大脸子,毕竟最南边还有个鸟不拉屎的九州岛。

  那里随便找个地方估计都比这儿‘孤独’。

  “就是这里了。”

  西城千纱与西城式站在附近有名的观景台,远远地便看见了白色的灯塔。

  “这里就是海夕阿姨拍照的地方。”

  西城千纱开口说了一句,接着便看向悠远的方向。

  前方是漫无边际的海面,只是站在这里都能嗅到带着海腥味的海风,空气中的湿度有点大,有种润湿的感觉。

  事实上不用西城千纱解释,西城式也知道这里是西城海夕拍照的地方。

  毕竟那张照片虽说做了模糊化处理,但也没模糊到那种地步。

  比起那种事——

  西城式略微侧头。

  在他与西城千纱身后不远处还站着几个便服男性。

  这是他们出行时的司机以及一起陪同的保镖。

  看上去似乎很气派,跟了七八个,远远的看过去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出行。

  但西城式知道。

  这些人跟来这个地方,必然有西城介一的意思在里面。

  主要还是为了监视自己...甚至连带着西城千纱可能都有被监视的意思。

  看来西城千纱也不是特别得到西城介一的信任。

  想到这里,西城式斜了一眼西城千纱。

  此时的西城千纱已经靠了过来。

  看样子似乎要与自己贴在一起。

  西城式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可他很快便发现,西城千纱靠过来的动作有一丝不自然。

  像是藏着什么东西一样。

  这一丝不自然的动作,如果不是贴近了看是绝对察觉不到的。

  “......”

  西城式停住了后退的步子,西城千纱也如愿以偿,抓住了他的手臂。

  接着她转过头,脸上依旧没多少表情,发出了声音:“阿式,你听过潮岬灯塔的传说吗?”

  这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好被身后的人听见。

  他们俩的样子看过去就像是普通在交谈的情侣,背后几个穿着便服的男人也没有察觉出来。

  “喔?”西城式顺势露出了些许感兴趣的表情,与此同时看见了西城千纱递出的纸条。

  纸上以清秀纤细的字迹写着——

  ‘阿式,好好儿听我说,背后的人是来监视我们的,不要有什么大动作。’

  她似乎担心西城式会出声,于是先打了一剂安稳针。

  看见这张纸条,西城式心里也禁不住展开思考。

  他今天还在怀疑西城千纱是更偏向西城介一的。

  结果她这个主动通风报信的动作却让西城式有些吃不准了。

  究竟她是真的站在原主这边...还是说她只是在配合背后的人演戏,以此来获得自己的信任?

  西城式暂时没搞清楚,但嘴上还是接腔道:“我对这种风土传说故事还是挺感兴趣的,如果千纱小姐愿意告诉我,我倒也愿意听。”

  与此同时,他看向西城千纱递出的第二张纸条。

  ‘阿式,我并不清楚你究竟是真正失忆了,还是没有失忆,但这件事,不管你失忆与否,我都一定要告诉你。’

  西城千纱递出第三张纸条。

  ‘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西城千纱看向西城式,发出了声音:“所谓潮岬灯塔的传说...”

  她一边说着有关于潮岬的趣事,一边不断将纸条递出。

  ‘西城介一已经在笹原夏希的尸体处找到了灵魂转移的秘法,虽然将西城家镇压的‘大祸’的一部分解放了出来,但是他却觉得无伤大雅。’

  灵魂转移的秘法?

  西城式眉毛挑动。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看见了这个名词。

  他在之前也有想过西城介一是否想要将灵魂转移至自己身上...结果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如果你失忆了,那么你应该不会记得灵魂转移秘法的事情,但顾名思义你也能明白,这秘法是能够将自己的灵魂强行移嫁至别人身体上的秘法。’

  西城千纱靠得更近了。

  ‘本来你不回来,那么灵魂转移的对象就会是西城本家的西城顺平,他在之前就差不了你多少,只是在等待新的转移灵魂的宝玉制作出来。因此西城介一才一直没有下手。’

  转移灵魂的宝玉?

  一听见西城千纱如此开口,西城式也是若有所思地看向自己的左手。

  虽然被衣袖隐藏了,但那雪白的勾玉他正随身携带着。

  没有想到...这块勾玉就是转移灵魂的关键所在。

  西城式皱紧了眉毛。

  如果真如西城千纱所说的那样...那就真有些麻烦了。

  不管是宝玉,还是西城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