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三十一章 贫道太难了!

作品:诸天最强道长|作者:Mr星火|分类:科幻|更新:2020-06-29 23:39:29|下载:诸天最强道长TXT下载
  “那个,不排除有那种可能性!”李鹤虽然不怕被李世民砍头,但因为蝗虫妖的身份牵扯到太多东西,不单单只有来自李世民的威胁,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事实上,李世民虽然狠,虽然危险,却并非一个昏君,也不是薄凉的皇帝。

  把蝗虫妖的身份告诉他,或许会让他震怒,但却未必会招惹杀身之祸。

  反正,要是程咬金、秦琼、尉迟恭等人上报,绝对不可能因此而被灭口,甚至连触怒李世民都不会,一个明智的皇帝根本不会因此,而对自己的臣子发怒。

  此时的李鹤跟他还不熟,但以李世民的性格,知道什么直接说出来,一样无妨。

  唐太宗连亲兄弟都能杀,可偏偏,不会轻易杀自己的臣子。

  只是,蝗虫妖的身份,牵扯的可不仅仅是李世民:此时太上皇李渊还没有死,如果他得知自己的大儿子李建成变成了蝗虫妖,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由此而引发的动荡,又会有多大?

  不要以为杀死了李建成,逼迫李渊退位,李世民的皇位就稳了。

  事实上,如果李渊此时铁了心的要废掉李世民,未必就没有可能性成功,那朝中一个个跟着李渊得天下的老臣,究竟是向着李渊多一点,还是向着李世民多一点,谁也不知道。

  此时大唐能够稳定下来,李渊也不生事,最大的原因是李世民杀光了李渊的其他儿子。

  如果此时李渊再杀了李世民,那他这个天下就相当于白打,根本无人继承——这也是李世民必须狠下心的原因,只有彻底断了一切可能性,李渊才会安分,他才能坐稳这个江山。

  可是,如果李建成还活着,李渊会是什么反应呢?

  特别是当他得知自己儿子变成了妖魔时,又会受多大刺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呢?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愿意知道!

  蝗虫妖的身份是绝对不能透露的,无论李渊还是李世民,都不能让其知道,这是李淳风、袁天罡、徐茂公等人的默契,甚至,连以刚直著称的魏征,心里隐隐有所猜测,也选择了沉默。

  这是个天大的篓子,谁都不敢捅。

  包括李鹤。

  他倒不怕什么,但为了一时口快,去刺激李世民,刺激李渊,去跟朝中群臣对着干,甚至间接把“上天惩罚李世民”的事情坐实,他能有什么好处?

  除了惹得一身骚,没有一丁点好处,傻子才会去干。

  反正他不是傻子,因此不会捅破这件事。

  “唉,说起杨广,他其实也是个雄才大略之人,斗阀门、修运河、三征高丽,哪一样不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可是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清楚的看清事实,他们只能看到你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李世民感慨道:“可以料想,千百年后,杨广一定会成为商纣王一样的暴君,遗臭万年。而他的功绩,没人会记得,或许很多人都会吃着运河输送的菜,吃着运河水灌溉的粮食,边吃边骂杨广!”

  这番话,是他有感而发。

  可是李鹤听着,却知道那都是事实。

  都说功过不能相抵,可杨广的过,掩盖了他所有的功,以至于千百年后,在绝大部分人眼里,他十恶不赦一点好事都没干过。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李唐文人的抹黑。

  扯远了,再说李世民,他感慨一番之后,突然跟李鹤说:“杨广虽然是个人物,但是,化身妖魔祸害百姓还是罪无可恕,请道长一定要率领天师堂众人将它铲除掉,不可姑息!”

  “陛下的意思是,灭掉?”李鹤说。

  “灭掉!”李世民一咬牙,说:“无论死得有多凄惨,死得有多冤屈,都不是化身成蝗虫妖祸害老百姓的理由,在朕的眼里大唐百姓比什么都重要,祸害百姓者,无论是谁,朕都要将他碎尸万段!”

  这番话,杀气腾腾。

  只是李鹤听着,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杨广虽然是李世民老丈人,但是,应该不足以让李世民动情绪吧?

  “不过,除妖归除妖,蝗虫妖的身份,就不必让世人知晓了!”李世民又说:“杨广活得不容易,死得也不容易,既然已死,就不要让世人,再因为其妖魔的身份记恨他了!”

  话毕,他似乎有些累了,招呼随身太监送李鹤出宫,自己则开始闭目养神。

  “这李世民,是不是知道了蝗虫妖的身份?”李鹤在心里头思索。

  可惜,他不是精于揣测人心的主儿,猜不透李世民的心思。也没必要去猜,因为人唯一能做的只有做好自己的事情,其它东西,考虑太多没什么用。

  反正蝗虫妖是一定要除掉的。

  灭掉,还是渡化,或者打入地府,以及上缴天庭,他只需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利弊,不用管李世民怎么看。

  只是,有些时候,身处红尘之中,就不可避免的要沾染一些是非。

  不是你想不沾染,就能不沾染的。

  那太监并没有把李鹤带出宫,而是左拐右拐,带去了宫门深处,一个文武百官都不敢提及的禁忌之地。李鹤发现之后想要转身离开,可已经晚了,一身便装的李渊走出来,笑着说:“听闻国师也姓李,不知道是咱们李氏哪一支?”

  “这太监,是太上皇您的人?”李鹤皱眉道。

  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快成仙的人,一时不查,竟然着了凡人的道儿。

  不得不说,心计那东西,跟修为真心没有关系。

  “旁枝末节,不值一提。”李渊笑笑,说:“我还是更想知道,道长出自李氏哪一脉,祖上是何人。也许说不定,你我祖上会是一家呢!”

  对此,李鹤摇头,道:“抱歉,贫道并不知晓自己俗家姓氏是什么。”

  李渊闻言一愣。

  “贫道是师父外出云游之时,抱养的一个孤儿,或许孤儿之说不恰当,因为贫道的父母还在人世,家里兄弟姐妹应该还不止一人,但他们是谁,姓什么,贫道并不知道。”李鹤说:“至于贫道的姓氏,是师父随意取的,他也不知道贫道的父母姓什么,只因为道祖姓李,就让贫道‘李’为姓,并取‘闲云野鹤’中的‘鹤’字为名。”

  说起身世,他平平无奇,但也挺特别的。

  普通之处在于,他并非孤儿,也不是富贵人家,而是当初师父通过政府抱养的一个养子,父母因为孩子太多养不起把他送出去,出身普普通通。

  特别之处就在于,师父是算卦推演专门找的徒弟,认为他可以将野鹤门发扬光大。

  因为寄托厚望,甚至让他以道祖的姓为姓,以野鹤门的“鹤”字为名。

  不过,以主世界天地末法的程度,当年师父的“算卦”大概率并不准,严格来说只是迷信而已。最大的作用,还是师父有个了送终的人,并且临走的时候对李鹤满怀希望,算是含笑九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件好事吧!

  “哦,这样啊!”李渊续族谱失败,但表情依旧淡定,闲聊道:“听说,国师出自‘野鹤门’,修炼的是能够成仙的‘仙武混元功’……”

  先是谈功法,又谈佛家轮回转世的传说,还提到了李世民送他美女的事情。

  东拉西扯,让李鹤根本摸不着头脑。

  但是,当他想要询问李渊究竟想干什么时,那老货又突然转身离开,不多说了。

  搞得李鹤都有点想要打人。

  接着继续筹备对付十大妖魔的事情,期间孙思邈过来找天师堂帮忙,两人吃酒聊天,谈起李鹤在皇宫中见到李渊的事情,孙思邈突然哈哈大笑,说:“有趣,那李渊聪明一世,这一次竟然失算了!”

  “什么意思?”李鹤疑惑。

  “你是深山修道出身,并不知道,咱们道家之人想要在世上行走,揣测人心的本事要大于道法神通。”孙思邈说:“因为道法神通不能滥用,除了打妖怪,几乎没什么用。很多有本事的驱魔人,都食不果腹,而那些善于揣测人心的,往往大富大贵,还不沾因果,不要涉险。”

  “道友你是说,骗人?”李鹤道。

  “非也,纯粹是揣测人心。”孙思邈说:“比如西边菜市口那里,原本有一座庄园因为死了人,被传成凶宅,无人敢住。很多耿直的道友过去开坛做法,但是都没有见到凶魂,也没得什么好处。后来有一位道友,他既不做法,也不捉鬼,只是装模作样的弄了点黄纸,建了尊泰山府君像,庄园主人就给了他大把黄金,你可知道为何?”

  “因为庄园主要的,单纯是卖出去,根本不在意有没有鬼。”李鹤说。

  “正是。”孙思邈点头,道:“朝堂上也是,皇帝做什么事,通常都不明说,而是让别人猜。太上皇跟你讲轮回,又讲自己新纳的妃子,一定没少说那些新诞生的,并没有王爷、公主名分的子嗣吧?”

  “有,前前后后讲了几遍,让贫道好生烦躁。”李鹤说。

  说真的,他是被李渊东拉西扯给搞蒙了,要是对方不是太上皇,且抬手不打笑脸人,他真不想搭理。

  “这就对了,其实李渊是要让你帮忙,替化身蝗虫妖的隐太子超度,甚至想要超度到他后来纳的妃子肚子里,让自己的儿子,再做一回自己儿子。”孙思邈说。

  此话一出,李鹤立刻愣了,愕然道:“他这,也太偏执了吧?”

  儿子都死了,化成妖魔,还要通过轮回再生一遍,莫不是以为轮回是你老李家开的?如此偏执,让李鹤都有点怀疑,李渊的精神到底还正常不正常?

  “未必是偏执,也可能是谋算,老李家的皇帝,心思比曹操都还要复杂。”孙思邈说。

  李鹤闻言,深表赞同的点头,道:“确实比曹操还复杂。”

  反正,曹操没有李世民跟秦始皇这两父子那么难伺候,秦始皇心机同样深,但也不难伺候,因为更喜欢直来直去,不会说话都不说清楚。

  “据老道估计,陛下应该还说过,让你杀死蝗虫妖吧?”孙思邈又说。

  “嗯。”李鹤点头。

  “这就是了,两父子一个让你杀,一个让你救,左右两难。”孙思邈笑笑,道:“直接杀死,可能要承受李渊的怒火,但若是救了,就是不忠于李世民,隐太子转世之后,会引起什么动荡也不好说,若有因果罪孽,怕是都要算到你身上。”

  李鹤闻言,由衷的说道:“贫道太难了!”

  很显然,无论是李世民,还是李渊,都知道蝗虫妖的身份,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而两人完全相反的意图,又让他牙疼。

  “李唐不简单,李渊和李世民,没有一个是好糊弄的角色,他们手底下隐藏的力量,也足以让任何‘元神’层次修士灰飞烟灭,即便你法力堪比天仙。”孙思邈又说:“这是你成仙的‘劫’,以人发动,过了则跳出三界五行,从此逍遥天上地下,不过则灰飞烟灭,一生苦修皆化作虚无。”

  话毕,他起身,大步走出了天师堂。

  而原地,李鹤整个人都愣。

  倒不是惊讶于渡劫本身,而是惊讶于,自己并非这个世界的人,竟然在这里遇上了成仙劫。另外,孙思邈虽然没有法力,其人却有些深不可测。

  早该明白了,一个在神话世界被公认为“老神仙”的人物,怎么可能真是个凡人?

  法力,可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修为的全部。

  “若这是劫,也是件好事,毕竟渡过之后,就会成仙。”李鹤在心里想。

  他倒没想过渡不渡过去的事情,野鹤门的功法基础浑厚,几乎不存在渡劫失败的可能性,换算成人劫,就是他的实力远超孙思邈、李世民等人想象,就算处理不当,也不会有事。

  实力是修行者唯一的根本,而野鹤门,就是个不缺实力的门派。

  另外,完美道基也让他不会失败,因为就算失败了,也能成仙,然后什么人劫的都会烟消云散。

  更重要的是,他是渡成仙劫,而且是以人劫的形式,可他本身的实力,已经是“玄仙”级别,放眼这个世界怕是跟玉帝、孙悟空都有一战之力,谁能把他给“劫”了?

  总的来说,这人劫不用渡,就是稳过。

  需要在意的还是如何谋取功德。

  当然,能用应劫的方式化解,还是化解为好,暴力在很多时候虽然能解决问题,但也有隐患。另外,成仙劫不止是劫,也是天道赐予的机缘,应对好了能获取很多好处。

  比如,能跳过淬炼步骤,直接获得跳出三界五行的“仙躯”。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先把几个小妖除了再说!”李鹤喃喃说着,目光看向了远处的鱼妖、猪妖、蜘蛛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