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振翅.妮雅.绝望的倒计时(上)

作品:璀璨城13科的吉恩|作者:背后有神助C|分类:其他|更新:2020-06-29 23:38:23|下载:璀璨城13科的吉恩TXT下载
  “无所谓的!”

  妮雅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的眼中透着一股决绝,房间外面的客厅里,可以听到小声的啜泣,妮雅此时异常的愤怒,已经快要无法控制住情绪了,她颤抖着拿出了一根烟点燃后吸了一口。

  “那些人究竟在哪里?”

  妮雅问了一句,张茜摇了摇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每次他们都是通过小纸条联络我的。”

  张茜说着,妮雅咬住了烟,点燃后烦躁的按着脑门,内心里明明很清楚,这种事或许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但妮雅没有报案,也没有通知谁。

  在见到过去绑架自己的那个希尔曼家族的家伙的一瞬间,妮雅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的妮雅只有愤怒,妮雅从未想过,只是自己的一点点直觉,就找到了事情的关键点。

  眼前的这个女人直言不讳的告诉了妮雅,自己是怎么一步步协助那些家伙的,又是因为什么而协助他们的。

  这八年来,妮雅时常都会做噩梦,这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噩梦里的家伙,刚刚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一切只有自己独自去面对,不自己面对是不行的,这一点妮雅是非常清楚的,如果无法独自面对的话,自己就无法往前迈出步子。

  眼前的女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只是妮雅一句话都听不进去,愤怒已经让妮雅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了起来,她现在就好像一个炸药桶一般,过去的那些不快的事一股脑的爆发了出来。

  砰

  伴随着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瞬间妮雅便起身接住了砸破了玻璃的一个老旧显示频,伴随着一阵有些惬意的笑声。

  在这块显示频上,出现了一个只露着嘴巴,其他地方在黑暗中的男人,男人的嘴巴微微的咧着,似乎在笑,但却又不像是在笑。

  “晚上好,妮雅.安格斯小姐。”

  “混蛋家伙!”

  妮雅意识到了什么,因为已经晚上8点了。

  一瞬间屏幕变了,妮雅四下看着,她脑袋里有一些模糊的记忆,这种显示频的信号传输距离,最多只有几公里的范围,也就是说敌人就在附近。

  张茜捂着嘴巴,看着显示频上出现的画面,妮雅瞪大了眼睛,一个被堵住嘴巴,捂着眼睛的男人被捆在一把椅子上,身体上绑着不少微微发光的半透明物体,这些一个个块状的物质,由一根根的导线连接着。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妮雅回望了一眼,张茜已经呜咽了起来,眼泪水不断的掉落。

  “时间只有24小时,总共24个信号发射器,把他们找出来!一旦发现你报案的话,这个男人身上的炸弹就会爆炸,如果你可以在24小时里毁掉24个信号发射器的话,这个男人会安然无恙的回来,而你也可以见到安杜尔。”

  砰

  妮雅火大的一脚踢翻了茶几,愤怒至极的盯着显示频里说话的男人,随后攥紧了拳头。

  “我为什么要和你玩游戏,这个男人的死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的瞬间,身后的张茜凑了过来。

  “智者老爷,求求你了,我.........”

  “闭嘴。”

  妮雅怒吼了起来。

  咔嗒

  房间门打开了,张茜的儿子惊恐的看着暴怒的妮雅,而此时的妮雅一瞬间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逮到这个家伙,然后狠狠的暴揍他一顿。

  “是啊,和你没有关系对吧,妮雅小姐,因为和你没关系,所以这家人要完蛋了,所以你身后的女人会完蛋,旁边的那个孩子会没有父母,沦为孤儿,我只给你1分钟决定。”

  妮雅马上跑到了破开了窗户处,看向了外面,她的眼眶周围飘洒着红色的粒子,视线一瞬间便拉升到了远处。

  “不用找的,我并不在你视野看得到的地方。”

  “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妮雅愤慨的问道。

  “你只需要回答,参与还是不参与即可,这个男人的生命与你无关对吧,身后那对母子也与你无关对吧!”

  妮雅怔怔的看着破开的窗户,她攥着的手在微微颤抖着,嘴边咬着的烟已经断了,烟头落地,火星四溅。

  砰

  妮雅砸碎了玻璃,随后跳到了窗沿上。

  “说,要怎么玩!”

  “每一个信号发送器,会在24小时的时间里,不间断的向炸弹所在的位置发送信号,所以你只有24小时,当24小时结束后,炸弹还会收到信号就会爆炸,现在时间还很早,10点正式开始,”

  说话间显示频上的画面中断了,妮雅吞咽了一口,她还有一些模糊的记忆,学校里曾经讲过信号生成的原理,短程和长程信号的不同,以及要怎么样确认信号的频率之类的东西,但这一切现在在妮雅的脑海中只是零碎的记忆,妮雅不记得要用什么样的设备去确认信号。

  猛然间妮雅回过头看着张茜母子,开口道。

  “好好的待在家里,什么都不要做。”

  说话间妮雅就从窗沿上跳了下去,直接落在了公园里,现在临近9点,妮雅不想浪费时间了,必须得想到办法才行,最简单有效的手段就是使用信号干扰器,这一点电影里也演过,但一时间去哪里找信号干扰器,妮雅想到的是10科。

  但通知行事科的话,对方就会引爆炸弹,妮雅烦躁的挠着头,手边只有这块显示屏,妮雅还是动了起来,这种需要动脑子的事对于妮雅来说,毫无意义,比起动脑,妮雅还是习惯先动手,妮雅直接冲到了街道上,四下的环顾了起来。

  妮雅现在的念头只有一个,必须得做点什么,调查这个案子已经三个多月了,依然没有半点的进展,但现如今一切都摆在了妮雅的面前,妮雅不断的思考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在短时间里摧毁掉那些信号发送器,然后摧毁掉。

  猛然间妮雅愣起了头,看向了对面一块有着地铁标识的牌子,上面有安格斯家族的家徽。

  一瞬间妮雅笑了起来,她静静的拿出了一根烟,随后点燃后笑了起来。

  “你们输定了!”

  此时在街边的一条巷子里,托姆静静的站在街道上,不时的看看怀表,装作一副在等人的样子,他静静的凝视着站在街道中心处的妮雅。

  手边的微型摄影机清楚的把画面传到了这个区的某个地下停车场里,那边有一个希尔曼家族过去的地下设施。

  “原本这项计划是应该在两个月后启动的,只能够今晚启动了。”

  冉智微笑着说道,身边的安杜尔表情严肃的看着街道中心站着的妮雅,并没有四处的走动,而是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怎么了安杜尔表情那么严肃?”

  冉智斜眼盯着安杜尔,安杜尔摇摇头。

  “这可是我们筹备了很久的计划,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用掉,很可惜。”

  冉智摇了摇头。

  “可惜吗?这样的计划要多少有多少。”

  冉智笑着站起身来,随后看向了一旁堆砌着的不少东西,这其中有不少都是半成品,需要海德拉过来慢慢完成。

  但每次海德拉出来的时间是有限的,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完成的,冉智已经在这几年里定制了大量的计划,一旦这些计划按部就班的实施,中层只会越来越混乱,而底层的土壤则会越来越肥沃,现在只是短短的三个月里,底层的情况就比之前好了很多。

  只是今晚发生的事情让出乎了冉智的预料,因为他完全没想到妮雅竟然会跟踪张茜的儿子,这对母女很好的执行了自己的计划,而当败露的瞬间,冉智便让托姆直接绑架了张茜的丈夫。

  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步棋,但没办法了,冉智必须拖住妮雅,让妮雅不会报案,在两天内处理好一切的事情,否则现在一旦行事科开始调查的话,很多东西会暴露出来,由一个点而引发的崩溃,冉智见证过无数次。

  绝对不能因为这次事情而影响到后续的庞大计划,安杜尔静静的凝视着屏幕上的妮雅,她现在已经在街边的一家饮品店外的椅子上坐下了,正在吃着东西。

  “优先处理掉关于海德拉的一切问题,这才是重要的。”

  安杜尔嗯了一声。

  “给我几分钟,我会把具体要处理的点罗列出来,你只需要在48小时内一一处理掉就行。”

  “心存善念和良知者,很多时候会被善念和良知束缚住,而无法做出出格的行动,这丫头一定不会报案的,毕竟她内心里对于行事科是不信任的,毕竟我们的计划,很多行事科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确实的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冉智这些年更多的角色是扮演一个中间人的角色,经常会帮一些团伙份子和行事科的人对接,对接是非常成功的,而底层的行事科成员们也非常的乐意帮一些小忙,毕竟有源源不绝的金钱作为粮食,他们是非常乐意协助自己的。

  团伙份子们也非常满意自己的做事手段,以及提供的一些方式方法,那些既得利益者们都不会把自己供出来的,因为没有人会告诉他人,你究竟是怎么成功的,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大部分人只会告诉别人,都是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才成功的。

  冉智非常清楚人性中的自私点,人类本就是一个又一个独立而自私的个体,每个人的面皮下,都有着见不得人的一面。

  这些一张有一张自私的既得利益者的面孔,会让一切变得更加混乱,如果是在过去的行事科管制下,这样的犯罪就和纸糊的一样,一捅就破,行事科有非常多的手段查到一些东西,但现如今却不同了,希尔曼家族造成的损害远超所有人的想象。

  恶意在整个社会中不断的传播流动着,渐渐的扩大着影响力,过去那些被希尔曼家族植入了脑控晶片的人,虽然已经被找出来,行事科以某种特别疾病为由,免费为他们动手术,拆除了脑控晶片,但植入的东西已经根深蒂固,并且传播发酵,一切早在8年前就已经定下了。

  现如今行事科的体制已经混乱不堪,商人们在见缝插针,议员们在穿针引线,派系只不过是拉扯着议员们的一种手段而已,不同的商人支持不同的议员,支持着不同的科。

  而律法已经非常完善的璀璨城,这东西成为了资本的工具,只要没有证据的话,律法便会成为保护资本的武器,律法在城市的大环境面前,已经失去了效用。

  冉智兴奋的笑着,在一块光影屏幕上梳理着这两天里需要安杜尔去扫除掉的一些痕迹,这些东西是必须剔除掉的,这样才能够让海德拉被发现的概率降低到0。

  冉智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这样混乱而根本无从下手的时代,是最容易做成事情的时代。

  “可以了安杜尔,你记好了,一定要注意每一个细节,与海德拉相关的一些东西,一定要确实有效的销毁掉,不管是人还是物,只要死无对证,就没有人可以对海德拉做什么。”

  安杜尔拿过了冉智的光影手机点点头后便打算离开。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这个计划明明最后能够彻底的毁掉这个区,从而把周边的区拖下水,最后的链锁反应会让整个中层都陷入到被动的境地,而底层则可以占据主动!”

  冉智摇了摇头。

  “舍得也好,舍不得也罢,这样的计划要多少有多少,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后,你们跟我跑一趟壁垒区,是时候该去好好的联络下老朋友阿加塔了。”

  冉智兴奋的笑了起来,安杜尔马上打开了地下设施的大门,出去后关上了门,冉智静静的看着街边的妮雅,他非常清楚,要怎么样才可以毁掉一个人,只要毁掉越多的人,便可以摧毁掉一切。

  人才是这座城市的基础,冉智无比兴奋的笑着,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就要到10点了。

  这项爆炸计划,原本冉智是打算和行事科好好玩玩的,24个信号发射器早已安插在这个区域里的24个失败者的手里了。

  冉智亲自挑选的24个人,他们一定会如期的按照自己的计划去执行的,而他们在执行计划的时候,只会把更多的人卷进来,被卷进来的人也只会把越来越多的人卷进来。

  之所以选择这个挨近西部的60区,是有原因的,这是大部分西部的工厂区的商品出产后的汇聚点,这地方拥有着无数的供应商,一旦破坏这个地区的话,周边的地区一定会遭受到冲击。

  冉智已经等不及了,在时间9点56分的时候,冉智便坐在一旁的一台老式电脑的面前,很快便打开了屏幕。

  冉智对着摄像头,关闭掉了屋子里的灯,随后联络了妮雅。

  “晚上好妮雅小姐,虽然还有几分钟,但可以开始了,24个信号发射器掌握在这个区的24个人手里,你每找到一个人,直接联络我就行了,我会告诉你下一个人在哪里。”

  “废话少说,你这个阴险的人渣!”

  妮雅火大的骂了一句,冉智哈哈的笑了起来。

  “第一个人叫钱雄,是一个落魄的教师,他前年刚刚被吊销了资格证,妻子已经得了枯萎症死去,而他落魄的原因,只是因为一句谎言而已,区域里的人对他是痛恨的..........”

  妮雅没有等冉智说完,瞬间就高呼了起来。

  “谁认识钱雄!”

  一时间街道上的不少人都看向了妮雅。

  “你找钱雄那人渣吗?”

  此时邻座的两个正在喝着东西的大婶说了起来,妮雅马上就问明白了情况,知道了钱雄家的住址,他就住在区域里的旧城区中,妮雅转身便打开光影手机,调出了地图来,快速的跳到了屋顶上。

  不到几分钟,妮雅就落在了旧城区里,这地方还有不少木质结构的建筑,街道也没有规划过,很多地方看起来都比较破旧。

  妮雅在街道上到处的询问着,在知道了地方后便走了起来,钱雄是一名在区域里的学校任职了快20年的教师,但因为一起与学生有染的案件,导致他被开除了,事情就发生在今年2月份的时候。

  行事科虽然没有找到证据,但这样的传闻流传开了,钱雄的声誉一落千丈,而作为传闻开始的那户人家已经搬离了这个区。

  当时钱雄的妻子生病了,加上没日没夜的调查,以及附近不少人的冷眼和谩骂,让钱雄一家人根本抬不起头来,他唯一的女儿也受不了这一切,离开了这里,最后钱雄的妻子也死去,而钱雄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这里,并没有选择离开。

  虽然行事科已经公布了调查结果,但没有什么人会去看调查结果,很多人还是认为钱雄真的做了,因为城市里过去发生过针对儿童的案件,这类案件是非常敏感的,行事科会极为严苛的调查。

  妮雅来到了一条狭窄的街道上,看到了不少板房,这里明明是中层,但却连底层的一些区域都不如,妮雅一步步走了过去,很快就在附近的一个收废品的老头的指引下,看到了一处院墙残破的小庭院,这里是钱雄的家,里面亮着灯。

  妮雅没有多想,直接纵身跳入了院子里。

  “钱雄老师在吗?”

  妮雅直接喊了起来,眼前低矮的小屋子里,传出了一阵咳嗽声,随后以房间门打开了,妮雅看着破败的院落,以及院落里早已枯死的植物。

  “请问..........”

  妮雅走了过去。

  “把信号发射器交给我。”

  一时间眼前这个头发胡子花白的男人神色仓皇起来,但马上钱雄就矢口否认了。

  “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钱雄马上恢复和和善的笑容,看起来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妮雅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

  “你最好乖乖的交出来,否则别怪老娘不客气了,老娘没时间和你浪费口舌。”

  妮雅说着一把推开了贫弱的钱雄,直接冲入了屋子里,到处的找了起来,此时钱雄笑了起来,他只是默默的看着妮雅在屋子里到处的翻找着,屋子已经被翻乱了。

  钱雄的表情上透着一股无谓,眼中充斥着一股决绝。

  “在哪里?”

  妮雅厉声的问道。

  钱雄还是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此时妮雅也意识到了,想要找到信号发射器是多么的困难,而且有24人,还必须在24小时里才行,在注意到钱雄的眼神后,妮雅缓步的走了过去。

  “那件事不是你做的,对吗?”

  钱雄苦涩的笑着说道。

  “谁知道呢!”

  钱雄捂着嘴巴咳嗽了起来,他起身后微笑着摇了摇头。

  “小姐,我不知道你要找什么,但你要找的东西我没有。”

  妮雅看着钱雄走入了屋子里,慢悠悠的收拾着被自己翻乱的东西,妮雅有些过意不去,走进去后马上走了过去。

  “这钱你拿着,抱歉了。”

  妮雅说着拿出了自己的光影手机,调出了1万块钱,钱雄瞅了一眼。

  “无缘无故给我钱做什么小姐,你家很有钱吗?”

  妮雅啊了一声,掏出了一根烟,点燃后吐出了烟气。

  “我家里很有钱,有钱到可以改变你的生活,把东西交给我,我会给你一笔钱,然后你可以去找你的女儿,到别的地方去生活。”

  钱雄微笑着摇了摇头。

  “无所谓了小姐,要钱有什么用?”

  妮雅怔怔的看着钱雄,他的眼神中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发生了什么吗?你的女儿!”

  “今年初的时候,我去了底层的一个治安管理所认领了我女儿的尸体,她才19岁!”

  妮雅怔怔的看着钱雄,他收拾好一切后坐在了椅子上,悠闲的泡了一杯水,又给妮雅倒了一杯,自顾自的喝上了。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钱雄看着妮雅热切的目光,摇了摇头。

  “已经不重要了小姐,我不知道你要找的东西是什么。”

  一股无力感在妮雅的心底里升起,她很清楚自己或许什么也做不到了,24个信号发射器,根本不可能在24小时里找到的。

  妮雅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20分钟了。

  “你要怎么样才肯把东西交给我?我不会告诉行事科你参与了这件事的,只要你把东西交给我就行。”

  钱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姐!”

  还是犹如机械般一模一样的回答,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只剩下这副沉重的躯壳而已。

  此时此刻妮雅也有些明白了过来,不公究竟会带来什么,只会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绝望的个体,妮雅攥紧了拳头,她此时此刻无比的心痛,城市会变成这样究竟该去怪谁,究竟该说什么才好。

  “小姐,你好像有些眼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呢?”

  妮雅坐在来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点燃了一根烟咬住后笑着说道。

  “我叫妮雅.安格斯!”

  钱雄有些惊愕的看着妮雅,随后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你的姐姐阿尔法,真的是一位伟大的女性,是个很棒的人,我以前有幸见过她一次,她曾经来过我们学校!”

  钱雄怀念的说着,妮雅苦涩的笑了笑。

  “是因为什么呢?姐姐以前只会因为区域内出了问题迟迟无法解决,然后亲自过来。”

  “只是一起很微小的学校贪腐的案件,一名学校的女老师自杀了,最后学校的那些人全都被揪了出来,一个不剩的全都投入到了监狱里。”

  妮雅笑了起来,眼神苦涩的看着杯字里倒映着的灯光,在杯中不断的晃动着。

  “妮雅小姐,你和你姐姐很像!”

  “只是我没有我姐有本事,钱雄老师,能把东西交给我吗!”

  妮雅再次问了一句,钱雄摇了摇头。

  “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吧?”

  钱雄一言不发的沉默着,妮雅火大的站起身来。

  “一旦爆炸发生的话,究竟会造成什么?你知道吗?”

  妮雅再次拽着钱雄的领子,而钱雄只是凄惨的笑了笑。

  “这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妮雅知道,没办法用强,更加清楚这个男人已经做好了死亡的觉悟,已经无所畏惧了。

  “老娘是不知道你过去究竟有多么悲惨,你究竟承受了多少,老娘唯一知道的是,如果明天这个时候炸弹爆炸的话,会有多少人死亡,又会有多少人陷入悲剧中?”

  钱雄把眼神移开了,似乎不想面对妮雅,妮雅再次松开了她,烦躁的挠着头,她不知道要怎么才可以让这个男人把信号发射器交给自己。

  妮雅也知道这群疯子不是开玩笑的,要么自己从24个人手里拿到信号发射器,要么等待24小时后炸弹爆炸,而一旦行事科知道,炸弹也会爆炸。

  妮雅走到了门边,斜眼盯着耸拉着脑袋的钱雄,他的脸上此时透出了犹豫和不安,妮雅知道钱雄要的东西自己是给不了的,不要钱也不要所谓的公正,因为这两件东西在钱雄的心中已经逝去了。

  “我虽然不如我姐,但我有办法调查你女儿的死因,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以及你身上发生的事,我一定会完完整整的调查清楚,还你一个公道的。”

  钱雄静静的凝视着妮雅,他起身走向了卧室。

  “我要休息了妮雅小姐。”

  妮雅转身走快步的走了过去。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就毁掉你得到的信号发射器,只需要在明天的10点以前毁掉就行,我说到做到。”

  钱雄走入了卧室,关上了门,在10点48分的时候,妮雅关掉了屋子里的灯,回到了破败的院子里,院子里的一切在过去应该打理得非常好,还看得出过去的一些模样来。

  “我究竟要怎么办才好!”

  妮雅跳到了院子的外面,很快的跳到了一栋旧楼的顶端,这一切都是事先计划好的,还有23个人,妮雅不知道剩下的23个小时里究竟能不能说服他们,这样计划缜密,而且长期的计划,最后造成的爆炸不会是小规模的,而炸弹究竟在哪里,根本不得而知,最为关键的是对方有手段直接引爆炸弹。

  “时间到了!”

  10点整

  妮雅手里的显示频上又出现了那个在黑暗中,只有镜头前的微光照着嘴巴的男人,他还在狞笑着。

  “看起来你失败了,妮雅小姐!”

  “下一个人呢!”

  妮雅说着吐出了一口烟气。

  “下一个人,名叫林庆,刚刚15岁,是一个被弃养的孩子,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只不过孤儿院已经在前年的时候被强制的停了,他之后进行了一些小偷小摸的行为,最后抓到了,只不过因为反抗,被打伤,导致了残疾,他现在在一家人权组织的养护院里。”

  妮雅火大的看着屏幕,屏幕上的视频通讯结束了,妮雅按着脑门,她明白了过来,事情的严重性。

  在11点08分的时候,妮雅便来到了养护院里,这里住着不少伤残人士,有年轻人也有老人,以及孩子,妮雅很快的在209号房间的门口停了下来,看着半开着的门,走廊上不断经过的一些护工,看起来都异常的疲惫。

  妮雅从门缝看了进去,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年,眼神麻木,神情有些呆滞,一名护工走了过来。

  “那孩子........”

  “你是?”

  妮雅没有多想给了护工一些钱,马上对方就说起了林庆的一些情况来,妮雅听了一阵后完全明白了过来,她趴在护栏上,看着时间已经11点28分了,但她依然没有走进去。

  妮雅不知道要用什么方法才可以说服这个少年,他的经历妮雅已经从护工的口中知道了,在熄灭了烟头后,妮雅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弟弟!”

  妮雅走进去了,呆滞的林庆看了过来,但眼神中透着厌恶。

  “有事吗!”

  林庆的声音显得有些冷漠,妮雅嗯了一声,搬了一把桌边的椅子坐下。

  “你是不是有一个信号发射器?能不能交给我?”

  林庆麻木的眼神有了一丝色彩,他笑了起来,显得非常开心。

  “你是行事科的人吗?你们终于来了吗?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