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飘雨剑神李轩

作品:剑破河山|作者:故里辞长安|分类:玄幻|更新:2020-04-06 17:21:05|下载:剑破河山TXT下载
  神恩大陆无穷无尽,存在着无数的王朝势力,只有其中的神恩帝国,方才是这片大陆真正的霸主,神恩帝国之中不仅有着类似于俗世的封建王朝体系,武者也是多如牛毛,更是存在着能够踏剑飞行的修真者!

  而李轩,正是其中之一,他的名字响彻神恩帝国,飘雨剑神李轩!这个外号,便是世间武者对于李轩的尊称。

  不过李轩此时的处境用危险来说却都有点过于乐观了……

  天断谷,神雷台,一线天!

  这里是神恩帝国为数不多廖无人烟的禁地,因为常年被罡风洗礼,凡人根本无法靠近,在被雷电抽打的断崖顶端,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修者,仿佛根本不惧周围的猎猎罡风和半空的紫雷。

  那女修者的面容好似一朵洁白不染尘的莲花,用尽了巧夺天工才雕刻出来的脸蛋,一颦一笑间,连日月都为之失色,她甚至美丽的让人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只是她那宛如白雪的脖颈,被身后的男修者死死的扣住,嘴角溢出的缕缕鲜血让这女人平多生出了几分妖异的美感,整个悬崖边和一线天的上方,甚至各个灌木的顶端,只要是能够站立的地方,密密麻麻的沾满了数不尽的修者。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了面前这个男人。为求今日必杀,他们甚至用合欢宗圣女作为诱饵,辛辛苦苦布局三年,终于在此刻将李轩逼至绝境。

  后面便是万丈深渊,一眼望不到底部,只有云雾缭绕,若是掉落下去,任凭你有如何通天修为,也是必死无疑!

  而这个男子便是李轩!

  飘雨剑神李轩!

  昔有李轩神恩出,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这四句诗亦不足以称赞李轩的功力高超,八岁入炼体,十四岁入神动境,年方二十二边勘破通神境,在整个神恩帝国也是威名赫赫,如果论实力,神恩无数修者,李轩可入前列数十。

  到了这种必死的境地,他望着山崖下密密麻麻的修者,在他眼中这些人却如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毕竟李轩乃是自神恩帝国存在以来的修真者神话。

  他看着面前的修者,放声大笑:

  “为了绝杀我,竟是用了这么多谋划和力量,你们仿佛很害怕我啊……”

  爽朗的笑声震破苍穹,在这山谷中来回回荡,更为这必死之局面平添了一丝悲壮。

  李轩的手腕更是加重一分力道扣紧了合欢宗圣女的脖颈,圣女的面色越来越苍白,仿佛喉咙中吞下了一团尖刺,挣扎着说不出来话,原本粉嫩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渐渐苍白起来,失去了应有的血色。李轩望着身边的修者,发现其中有不少都是自己的老熟人,大呵到:

  “万剑门宗主,琉璃派掌门,天罚道场掌教,合欢宗门主,当世四大门派精锐齐出,你们可真够看得起我的?!”

  李轩发现,下面的众人,修为最弱者也有消融境界,难不成是整个神恩帝国的修者来斩杀自己?他自己向来张扬跋扈,独来独往,扪心自问,若是他单打独斗,任何一个大派的教主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是人有力竭时,在这谷中围杀自己的修者,保守估计也是一万有余,今天的围杀已经是必死之局。

  “狂悖之徒,罪不容诛,手握人族秘法天雨经和秘宝河书洛图却不肯交出,便是死罪!抵抗异族在前,再也容不得你这种宵小之辈放肆!”

  琉璃派掌门林孟阳向前一步,指着李轩怒斥,“交出河书洛图,我留你一个全尸。这种神物,在你手中只会蒙尘,被你所得根本就是暴殄天物!还是交出来的好。”

  随后一阵阵喧嚣的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修真者只为成仙飞升,随着神恩帝国的存在开始,便有着一则传闻,河图洛书中蕴含着仙道之力,得之即成仙!虽然该说法没有被证实,却还是引得无尽的修者打破头苦苦寻觅,就在三年前,有人发现,这河图洛书,竟是在李轩手上,怪不得此子的功力精进如此之逆天!

  从那时起,四大门派便着手布下了今天的必死杀局。

  “仙法秘宝向来就是有姻缘者得知,你们这些所谓的正教之士,在我看来,也不过是见利忘义的小人罢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杀便杀。你们这种阴人都要把自己说的名正言顺的人,干脆入了魔道,做什么正教名士。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大敌当前,你们如此的走狗作为,以后必定让天下人不齿。倒是你们合欢宗,如此的忘恩负义,以后唯恐天下修者所不耻!”

  李轩浅笑到,一脚将怀中的合欢宗圣女踹走,并在她体内下了蛊毒,此种蛊毒只有他身上的雨天经功法可解,杀了这个圣女太不解气,此次正是她设计引诱李轩前来此地,熟料这竟然是一个必死的圈套,这蛊毒平常不会对人有任何影响,可是一旦她与男子双修起合欢宗的功法,便会经脉爆体而亡,让合欢宗的圣女守活寡,比杀了她都要难受!

  李轩话中的走狗二字似乎刺痛了这些掌教的心伤,万剑门宗主敖无情面色阴郁,“一派胡言!死到临头,仍要放肆!我们在此诛杀异域同党李轩,必会史册留名!”

  李轩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修者,面色中尽是不屑,在他眼中,这些修者都入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李轩抚了抚手中的飘雨剑,身上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气势,飘雨剑剑尖直指天空,大呵一声:“雨来!”

  话音刚落,此地的天空之上瞬间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划破了白昼,浓稠的乌云瞬间在李轩头顶集结,这片天顷刻间就黑了下来。沉闷的雷声如同大炮般轰鸣,使人悸恐,雨势越来越大,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瞬间倾盆而下,李轩体内的灵力却在这暴雨中如同涛涛江水暴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不断的兵器交接,刀光剑影,和符篆秘宝的撞击声如同琵琶弹出一次次的刹弦,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激烈。李轩的身上终于开始出现道道伤口,渗出丝丝血迹,就连行动也迟缓了半分。

  李轩似乎感觉不到自己体内沉重的伤势,拔掉身上插着的一柄弯刀,反手又是一剑荡去,那青色的剑芒足有十丈之宽,将地面的腥稠的血迹生生的犁出一片空地。

  反手将飘雨剑尖插在地上,喘着粗气,其眼神却依然平静的望着面前围杀他的修者,未曾言语。

  此刻的李轩已经筋疲力竭。

  周围的修者都知道,此刻的李轩只剩得最后一击之力,顿时不约而同的散开来,谁先不想面对李轩这最后同归于尽的攻击。谁也不想平白无故的身死,孤狼的最后一击往往最为致命。

  李轩脚下的无数修者尸体,已让他们不少人生出了退意,谁也不想殒身在这里,都盼望着有人可以站出来,主动承受李轩的最后一波攻势!

  李轩面对着面前这如云的高手,脸上的讥笑之意愈浓,纵然此刻的他已是山穷水尽,却还是傲气冲天,手持飘雨剑,宛若一尊杀神降世!

  此刻的李轩心中浮起一种明悟,这般修者,哪怕人数再多,修为再高,都不配与我相提并论!他们的道心不稳!贪生怕死之徒如何可以求得正道,羽化飞升!

  李轩望着面前黑压压的人头,抬起飘雨剑缓缓的将沾满血的剑尖指到哪边,对面的修者都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几步,望着这帮贪生怕死之辈,大笑着扬天长啸:

  “落日野原上,沙晚不胜寒。后夜一相意,明月满江干,我自横剑向天笑。”声音直荡九霄,眼色一横,引爆了自己的识海与丹田!

  可惜了我的飘雨剑……

  这帮人在异族进攻面前,选择充当走狗,那便陪我一起下地狱吧!既然你们都怕死,那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河图洛书,岂会赠与你们这般人蒙尘,李轩心中念到。

  在这一刻,几乎是瞬间静止的画面,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李轩竟然会如此的疯狂,选择尸骨不存半点的极限自爆,以他脚下为半径,如同一个吞噬的黑洞一般。

  所有接近他百丈的修者便湮灭在火光中,无数罡风不摧的雨花台在爆炸中悉数崩塌,一线天的断崖被硬生生的炸平,所有人在这个过程中都来不及说出半个字,伴随着迟来的爆炸巨响,几乎将整座天断谷的草皮都掀飞了起来!

  通神境界修者自爆竟然威力如斯。

  只有那无边的火光的巨响,从此天断谷便没有了一线天,整个一线天的断崖,竟是在李轩的自爆中被生生的轰平。李轩最后亡命一击,效果如此恐怖如斯!

  许久之后,还活着的众人才清醒过来,他们面对着满是疮痍的天断谷,竟是有着一半之数的修者被李轩的自爆永远的埋在了这里。咬牙切齿的搜寻,却是发现不了任何一丝李轩的踪迹,也是这般自爆中,断然自爆者灰飞烟灭才属正常!

  “只是可惜了那河图洛书,随着他一起消失于世上!”琉璃掌教咬牙切齿的说到,她的琉璃教众首当其冲,几乎全部身死在李轩的自爆之中!她就像一只涨顶的气球,可又无数发泄,望着满地的尸体,嘴角硬生生溢出了一丝鲜血,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掌教!”众人高呼到。连忙奔去搀扶起自己的掌教。

  “向天下宣布,李轩勾结异族入侵,为异族同党,四大门派合力围剿,于天断崖将其彻底诛杀,李轩本人灰飞烟灭!四大门派伤亡……惨重……大难当前,异族当诛!”

  几大掌教商量了一番,便让周围修者向天下昭告此番消息,正可谓杀人诛心!

  ……

  不过这些,却也不是李轩能够见闻的场景了,在他自爆的一瞬间,于他丹田中沉寂的河图洛书,自他得到后尝尽千方百计都不能撼动一丝丝力量的河图洛书,竟然第一次释放出了白色的柔和光芒,迅速裹附上了李轩的神魂,这是李轩最后的意识……

  终于要死了吗……

  冥冥中,似乎天幕下起了无边的大雨,九霄云边阵阵惊雷,一股柔和的力量牵引着李轩的神魂,到了一片让他觉得狭窄不堪的地方。

  只是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和身体的伤势在抽搐,在疼痛!自己想要呻吟,却是发不出来一丁点的声音。

  难道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李轩头疼欲裂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一辆马车之中,满脑都充斥了疼胀之感。整个马车内的装饰无比豪华,车厢之中还有几名侍女和医者,看到李轩醒来,顿时发出了惊喜的高呼:“李轩少爷醒了!李轩少爷醒了。”

  李轩心中却是蓦然一惊,眼前的这一幕却是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彻彻底底重生了!

  只觉得今生的身骨柔弱无比,苍白的胳膊上根本看不到一点肌肉。缓缓的开口问到:“这又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