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六章 不见白云盈袖,刀落惊鸿千秋

作品:剑破河山|作者:故里辞长安|分类:玄幻|更新:2020-05-30 21:20:09|下载:剑破河山TXT下载
  话音未落,法荣飘忽的身影就已经立定于大殿之前,此刻身负玄黄道袍的他,看起来却如同入了魔一般,眸子中的血光犹如奔腾的河水,殷红骇人。

  从其身上透露出的那股地皇境巅峰的灵力,直压的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江白鹤来回打量着,深吸了一口凉气,轻叹道:

  “眉心无至,道痕泯灭,如今的法荣已经彻底的入了魔……”

  紧跟着法荣身后,涌入一群黑压压的人头,拼命的挤了进来,映入他们眼帘的,便是持剑相向的南湘妍。

  秀发如云的南湘妍,仿佛是一抹倾泻的月光,这个有些普通的大殿,被她站在这里,陡然间就充满了仙气,仿佛是天上琼楼一般。

  只见为首一个名为徐金涛的老道士,在望见南湘妍的面容后,深吸了一口冷气,连他面部的褶皱都舒缓了几分,露出迷醉的神色,阴笑了一句:

  “忘尘剑庄的南湘妍仙子果然是生得俊俏,各位道友,可否把她给我留到最后,在杀她之前,要不我们先乐上一乐?

  要知道,这貌美的仙子可比窑子里的那些庸脂俗粉,来的快活多了……”

  他的这句话一出,立刻引起一群人的哄笑,许多猥琐的目光如同聚光灯一般,不怀好意的照向了南湘妍,似要将她全身看个通透。

  毕竟,有着法荣在此坐镇,整个忘尘剑庄的战力也几乎死绝。

  仅凭面前几个带伤的神武境巅峰修者,又能够掀起什么波澜?

  在苍梧道观的众人眼中,觐至地皇境巅峰的法荣,已经是神恩修真国中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当下间,法荣只是冷哼了一声,目光停驻在了被南湘妍手持的飘雨剑上,他的面容上浮现着些许疑惑之色,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真是好诡异的一柄剑……”

  他察觉到,这柄剑,竟然隔绝了自己的神识!随即,在看到南湘妍的芳容后,他的心也猛的颤了一下,色火汹涌的升腾起来,让他彻底的把所有的念头都抛诸脑后。

  毕竟,南湘妍一直不曾以真面目示人。这个发现,令所有苍梧道观之人的怒色都整齐的僵住了,张大的嘴角竟不由自主的流出了一些口水。

  当听到徐金涛的轻佻之言,以及看到面前道士们的猥亵目光后,南湘妍的心中顿时窜起一团无名怒火,将葱白的指骨捏的咯嘣作响。

  “敢对庄主不敬,我杀了你!”

  下一刻,便有着一名剑庄存活下来的弟子就暴呵了一声,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只见他手中长剑所过之处,仿似在空中溢散开一层层的水波,浪涛般的轰击在徐金涛的上方。

  见状,徐金涛顿时面色大变,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软了下去。

  他虽为道观的正门子弟,但其一身修为乃是远远不如面前这剑庄之人的对手,这个变故令他抱头鼠窜,惊惧的高呼道:

  “法副观主快救我!”

  噗~

  法荣眉头皱了一下,一伸手就发出一道雄浑的灵力光柱,将水波般的剑光打散。然而,剩下的威势却仍无半分的减退,轰然撞上了剑庄弟子的身影,化成了一柄冲天的长矛,如同烤串一般的从其胸口洞穿而过。

  紧跟着,这通神境的剑庄弟子,甚至都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已经从半空中砸落下来,嘴角泛着血沫,双腿一蹬,彻底的失去了生机。

  自人群中,更是传来法荣那震耳欲聋的吼音,宛如闷雷炸响:

  “忘尘剑庄,我给了你们充足的时间,最后一次机会,交出冰魂珠,还有……你南湘妍……”

  思索了片刻,满脸涨红的法荣又补充了一句。

  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唏嘘声,苍梧道观的道士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副观主,也对这美人起了念头,一时间有些心灰意冷。

  当下间,只见南湘妍柳眉一扬,一双美目快要喷出火来,怒声喝道:

  “邪道之士,若是有本事,尽管上前一战!”

  “小女娃倒是口气不小,老夫……老道今日倒是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法荣袖袍一摆,龙步虎行的走了出来,看向南湘妍的眸子中充满了一种迷恋之色。甚至于,连那句脱口而出的老夫都强行的憋了回去,换成了老道。

  毕竟,老夫和美人,是一点也不般配的,换成老道的话,可能就勉强搭的上边了。

  声音响起,令众人纷纷让开一条大道。

  南湘妍回头望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弟子,手中飘雨剑嗡鸣不止,冰冷一笑:

  “以你人头,祭我剑庄死去的英杰!”

  娇喝一声后,只见南湘妍白衣翩然,犹如脱兔一般迅速,一出手便祭出了最强的战力。

  一剑倾人城!

  这一剑中,竟是有着无尽的风情!

  飘雨剑绽放出无数的剑气,汇聚成一道乳白色的匹练,不断的朝着法荣的方位冲击而至!

  眼花缭绕的剑光,似是天河倒悬,尽数的坠落了下来。

  然而自诩已经成为神恩第一人的法荣,见到后只是轻蔑一笑,单单抬起自己的肉掌,想要硬撼剑光。

  灵力翻滚中,只见南湘妍整个人吐血倒飞了出去,被寒霜雪堪堪接住,原本秀白的面孔,已经鲜血淋漓。

  这还是在刻意收力的前提的下,毕竟,他还不想在俘虏南湘妍之前,令其毙命。

  另一边,法荣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方才出手的右掌,双目中透着不可置信的眼神。

  他骇然的发现:那经过自己地皇境巅峰灵力洗伐的右掌,竟然被无数剑气割破的血肉模糊,这个变故,让他不禁惊呵出来:

  “这是什么剑!”

  听闻后,南湘妍只是撑着剑柄,强行站直了身躯,眸子中有着无尽的羞涩与柔情,字字句句的说到:

  “这是我……夫君的剑!”

  轰!~

  这一刻,法荣和苍梧道观的众人,只觉得自己脑中响彻了一声炸雷,满脸都涨紫了起来,原来充满了阴邪的目光已经化为了极为浓郁的残忍之色。

  这种自己想要得到的仙子已经被占有的事实,令法荣怒吼了出来:

  “那你就死吧!”

  “如今的神恩,真的是乌烟瘴气了,法荣,还不给我死来!”

  这一刻,早就准备的多时的昊无疆终于一步跃出,手中刀光挑起片片惊鸿,一团一团的朝着法荣落了下去。

  昊无疆对刀法的研习颇深,在他窥准了法荣心神不稳的瞬间,轰地一击劈向了额头。

  时机、力道都恰到好处!

  不见彩云双袖,刀落惊鸿千秋!

  这一刀已经代表了昊无疆的最高水准,甚至在全力催动的情况下,行招运势皆能够用肉眼察觉到火星电芒,气流爆旋。

  哼!

  回应他的,却只是法荣平静的一声冷哼。

  只见其整个人迈步而出,悍然一掌封住了漫天的绚烂刀光,随即轻轻一握,就搓灭了那迷幻的光影,眯着眼寒声道:

  “却是好一个惊鸿刀,想不到你竟然在这里,我说先前为何觉得你的招式有些古怪……给我死吧……”

  只见先前被法荣强行压缩起来的刀影,竟然尽数返还了回来。

  这个变故,令昊无疆的一身气血顿时倒流,面色涨成了猪肝色,只觉得自己的招式被毫无征兆的化解一空。

  迫于反震之力的爆发,随即的便连退数步,哇的一声咳出一口鲜血,被江白鹤连忙上前扶住。

  整整一个大境界的绝对实力差距,让他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眼下,昊无疆不断的喘着粗气,愤声开口:

  “法荣,身为地皇境修者,诛灭异族你不出头,内耗倒是斗志不减!如今的苍梧道观,又有何颜面自称为我神恩的子民!”

  随着昊无疆的话音落下,法荣短暂的一怔后,猛地大笑了起来,手指戳着昊无疆的鼻尖,数落到:

  “如此可怜微薄的修为,也敢自称为我神恩的国主……

  异族也好,神族也罢,自我勘破地皇境之时,苍梧道观早就与神恩脱离了干系,像你这种可怜虫一般的存在,又凭什么让我们给你卖命?”

  眼前的景象,已经让昊无疆动了肝火,可是却对于法荣的修为有些无可奈何。

  他左臂的伤口上还留着鲜血,让昊无疆疼的冷汗直冒。

  片刻后,他的目光中就已经充斥着视死如归的决然之意,抽刀再次冲了上去,对着身后几人大吼道:

  “南仙子,你们趁这个机会快走!”

  惊鸿刀挥洒出一片光芒,如同瀑布一般,笼罩了法荣的身影,只听轰的一声,溅起无数火光。

  定睛一看后,昊无疆的身形猛的一滞,发现面前的法荣竟然仅凭两根手指,死死的夹住了刀尖,他的这个动作仿佛抽干了昊无疆一身的气力。

  随即,只见法荣抬起右脚来,猛的向下一踏,沉声道:

  “可笑,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轰!

  随着他话音刚落,便浮现出无数个碧色的符篆,如同水流一般的自法荣的脚下延伸开来,层层叠叠,封锁了场中。

  这阵纹所显露出来的威力,令整个大殿都轰然爆碎了开来,不复存在,露出了上方本已黄昏的天色。

  困神阵?!

  江白鹤惊异的抬头,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苍梧道观的困神阵,可是号称连神王都能够降服,此刻在法荣以地皇境巅峰的修为用出后,南湘妍一众人已经彻底的断了退路!

  “可怜的蝼蚁……”

  开口间,法荣又是一掌袭来,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昊无疆的面门上。

  受此一击的昊无疆,惨遭重创,鲜血染红了半个身子,连他上半身的骨骼几乎错位,发出一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