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60章 保证你想怎么死就怎么死

作品:我真是大魔王|作者:陌上猪猪|分类:都市|更新:2020-06-29 23:40:35|下载:我真是大魔王TXT下载
  “我警告你,别惹我!”门被打开,唐元探出脑袋,神色凶狠。

  和信面不改色,半点不慌,淡笑着说道:“听说安澜中学挖掘了七具尸体,有这回事吗?”

  “没这回事的话你会来找我?”唐元一声冷笑。

  “也对!”想了想,和信认认真真点头。

  “不过我对这事兴趣不大。”转即,和信又是说道。

  唐元看白痴一样的看向和信,很是怀疑和信拿他当成了白痴。

  这套把戏楚鹿月已经用过了,丝毫不新鲜。

  “那你来做什么?”唐元不无戏谑的问道,瓜虽然还是那瓜,但既然和信都这样说了,唐元倒是想要听听,和信会给出这样的说法!

  “不能进去再说?”和信哭笑不得的很。

  “不能!”唐元直接就拒绝了,说话就好好说话,真拿自己当客人了?

  和信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但也不再纠结这方面的事情,接着前边的话题说道:“那七具尸体我认为有很大的问题,其中的内情,恐怕并没有异象调查组内部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说好的不感兴趣呢?”唐元当时就无语了,楚鹿月口是心非尚且属于情有可原,权且当做是撒娇了,但和信一个大男人莫非也要撒娇?稍微一想,唐元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异象调查组内部针对此事尚未有结论,你就已经知道结果了?”唐元就很是纳闷。

  和信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道:“就在半个小时前,我接到了师父打来的电话,这事,是师父在电话里跟我说的。”

  “刷!”

  就见楚鹿月豁然起身,踩着拖鞋,施施然往门口处走来,一边走一边小口打着哈欠,一副困倦未醒的模样。

  但她双眼透着亮光,显见和信的话,让她极其的感兴趣。

  “这事和你师父有什么关系?”唐元就更纳闷了。

  正一教在千里之外,老道更是一直在道观内闭门不出,即便消息传到了老道的耳里,但老道距离千里针对此事指手画脚,还能更扯吗?

  “师父怀疑那七人的身份并不寻常。”和信说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唐元笑眯眯的说道。

  “如今已有人认为,那七人是初代觉醒者抑或超能力者,但最大的可能,他们还要在初代之前!”和信又是说道。

  “……”

  唐元满头黑线,在那七人的身份不曾调查清楚之前,唐元不认为讨论这种事情有任何意义。

  况且,好端端的和信和他讨论这些做什么?

  尤其是后者,唐元不是不迷惑的。

  “初代之前是什么意思?”就在唐元想着这些的时候,楚鹿月开口说话了。

  “这就是我今日前来的目的,我需要更多有关那七人的信息,只有如此,才能进一步去判断!”和信正色说道。

  听和信这样说,楚鹿月转而看向唐元,眼底深处亦是淌涌着迷惑之色,大概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件事情,竟是和唐元扯上了关系。

  “不用觉得奇怪,我和其他人都不熟。”见状,和信便是解释道。

  “难道我们两个很熟?”唐元忍不住开嘲讽,心想难怪和信表现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但问题是,他和和信也不熟好吗?

  “一张清神符!”和信笑着说道,自信从容。

  “你拿我唐元当什么人了?我唐元生是异象调查组的人,死是异象调查组的死人……区区一张清神符就想让我出卖组织,我看你是没睡醒!”唐元怒容满面,厉声呵斥!

  和信目瞪口呆,他原本以为,以一张清神符为代价,轻易便能达成合作,万万没想到,唐元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态度。

  “我不是说不能出卖组织,但这可是大事,搞不好要流血杀头的,得两张!”唐元伸长了脖子直愣愣看着和信,一字一顿的说道。

  “成交!”眯眼一声轻笑,和信断然答应下来。

  随即,唯恐唐元会反悔似的,和信快速拿出一张清神符当做此事的定金,二话不说,就是转身离去。

  唐元手里拿着清神符,感觉就跟做梦似的。

  俗话说的好,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和信完全可以讨价还价的好吗,一张清神符,其实也行,两张的话,属于纯赚。

  “清神符这东西在外人看来很值钱,但对正一教的人而言,也就是在一张黄纸上画几个谁也看不到的符号而已。据我所知,只要山上那位愿意,这东西量产都行。”楚鹿月淡笑着说道。

  “所以,我并没有赚,反而很亏?”唐元悔的肠子都清了。

  “反正以后少不了打交道的机会,再赚回来便是。”楚鹿月很是无所谓的说道。

  只要和信敢给,唐元必然就敢要……而在给了一次之后,以后若是唐元想要的话,和信只怕想要不给都很难!

  “和信怎么会对此事这么感兴趣?”唐元迅速将清神符贴身收好,针对此事,依旧是疑惑不已。

  “以后自然就会知道。”楚鹿月依旧无所谓的很,又是踩着拖鞋,施施然回到沙发上坐下,拿过手机继续玩游戏。

  “这么随便吗?”直觉告诉唐元,楚鹿月的反应很是反常,苦于没有证据可证明。

  没有证据唐元就也懒的多想,信手将门关上,转身去到厨房准备今日份的晚餐。

  楚鹿月已然习惯了饭来张口,做饭肯定是不会做饭的,大不了点外卖,反正日子又不是过不下去。

  唐元一个人当家深知柴米贵这个道理,何况听说外卖不太健康,既然能动手搞定,何必去花钱呢?

  吃过饭,唐元去到书房继续看书做题,楚鹿月则是继续玩游戏,默契十足,互不打扰。

  “终于来了吗?”

  十来分钟左右,唐元的情绪猛然变得焦躁起来,在感知到这一点后,唐元立即着手准备,从书桌下边拖出来一箱啤酒,又是从柜子里拿出一条烟,再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

  唐元将烟酒钱抱在怀里,静静等待,召唤的力量太强烈了,几乎不容唐元有多余的反应,眼中所见便是陡然变幻。

  老街一如往昔静谧,不过很快就响起一阵脚步声,唐元抱着啤酒,甩着两条大长腿往前方走去。

  一直走到老街尽头,唐元方才停下脚步,继而无比熟练的伸手敲门。

  “这次怎么来这么晚?”

  唐元敲门敲了三次,就听门后边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一条缝,一阵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差点要把唐元给熏醉过去。

  “我给你准备了点好东西。”唐元笑眯眯的说道,说着话就将一箱啤酒给送了过去。

  叶承安似乎不太放心,打开了查看,发现竟是有十二瓶酒之后,顿时就是眉开眼笑。

  “清账了!”唐元提醒道。

  “知道了。”叶承安又是不耐烦的吼了声,反手就是把大门给重重关上了。

  “无情!”

  唐元那叫一个无语,但也没想太多,唐元挪动着脚步,去到了隔壁,如法炮制,伸手敲门。

  “拿来!”

  门打开的瞬间,陶稷就是毫不客气的伸出了手。

  唐元一早准备周全,将五万块钱给塞到陶稷的手里,陶稷看也不看,顺手就是往口袋里塞。

  “不数数?”唐元问道。

  “我不缺钱!”陶稷漫不经心的说道。

  “……”

  “自杀丹还有吗?我决定再买点!”沉默片刻,唐元问道。

  “自杀丹这东西难道也能上瘾?看在你送钱来的份上,索性我送你一颗好了。”陶稷大大咧咧的说道,伸手往口袋里掏了半响,摸出一颗黑不溜秋的东西来。

  “和上次不太一样了。”唐元接过,一眼就是看出和上次的那颗自杀丹并不相同。

  “废话!”

  陶稷没好气翻了个白眼,“但你别看不一样,这次保证你想怎么死就怎么死!”

  “这么霸道吗?”

  唐元当时就震惊了,听陶稷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表示,这颗自杀丹的药效,比之上次那颗,更为霸道。

  “就没见过你这么一心求死的。”陶稷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唐元,怎么都不明白,唐元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想不通呢?

  活着难道不好吗?

  “既然这样,要不你再送我几颗?实在不行,一颗也可以。”唐元舔着张脸说道。

  这自杀丹被陶稷视之为毒药,但对他而言,当然不是那样。何况这自杀丹似乎被改良过,有更惊人的效果,唐元想不心动都很难。

  “你下次再来,我专门给你炼一炉。”陶稷甚为随意,不值钱的破烂玩意,也是不知唐元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兴趣。

  唐元眼前一亮,捣蒜似的点头。

  “别高兴的太早,等你挺过去这关再说。”陶稷兴致缺缺,摆了摆手,示意唐元可以走了。

  唐元自是不会愚蠢到得了便宜还卖乖,转过身便是往回走去。

  一会过后,唐元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唐装老者家门口。

  之前两次唐元没来打扰唐装老者,但这次准备充分,礼数周全,也是时候打扰了。

  “砰砰!”

  抬手,唐元又是敲门。

  “小家伙,又皮痒了是吧?”

  门一打开,唐装老者抓过拐杖,作势就要打。

  唐元本来并没有皮痒,但不知怎么回事,听唐装老者这样一说,当真就是皮痒的厉害,简直恨不能被唐装老者狠狠的抽上一顿,越大力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