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45章魔教少主爱撒娇(33)

作品:快穿之妈妈救救我|作者:寒无衣|分类:科幻|更新:2020-06-29 23:40:37|下载:快穿之妈妈救救我TXT下载
  快穿之妈妈救救我正文卷第345章魔教少主爱撒娇姜如虽然得了消息,但也并不是很在意。

  她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露出有自己身份特征的东西。

  甚至在把身上用的钱用完了之后,都没有再用自己的信物去取钱,而是另外想办法挣钱。

  所以就算许家的人想要找人,要找到这里,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找不过来。

  也许是生活的太过于安逸,在某日早上醒来之时,闻人星就突然变成了闻人空。

  姜如还在睡梦之中,就听见门突然啪的一声被打开了。

  一个身影飞快地跑了进来,扑到了她的怀里,撞得姜如肋骨生疼。

  要不是姜如及时认出这个人影,肯定一脚便踹过去,将他给踹到地上去,骨头都给他踹折了!

  不过,当看到是任务目标的时候。

  她暗自深吸了一口气,莫生气莫生气,这是任务目标!想想女儿,想想女儿。

  在内心平复心情以后,姜如才镇定地看向,自己怀里也衣衫不整的某个小屁孩儿。

  她泄愤似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正准备开口问他要做什么,是不是做噩梦了。

  又听见对方率先开口道:“娘~我想吃糖葫芦。”

  姜如听见这个甜度上升了五六倍的声音,心中一个激灵,迟疑了片刻,小心地打量了他两眼。

  才试探地叫了一声:“空儿,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娘,空儿的肚子饿了,所以就饿醒了。”闻人空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变化,自顾自地皱着眉,捂着肚子,委屈巴巴的。

  这下姜如确定了,这就是闻人空。

  她摸了摸怀里毛茸茸的脑袋,心里有些疑惑,怎么就突然切换人格了?

  不过就算切换人格也不妨碍她继续攻略。

  她低声道:“空儿饿了?要不要先吃一点点先垫一垫胃,娘这就做饭去。”

  “娘,你真好!”闻人空靠在她的怀里,抬着头,满脸依赖之色。

  这时已经七月初十,秋天的脚步慢慢地来了。

  一抹浅浅的微风拂过,微微有些凉。

  姜如走到门口,被凉风一吹,就不由得摸了摸手臂。

  “空儿,天气有些冷了,你穿的这么少可不行,你快回房间去加一件衣服!听到了没有?”

  “知道了,娘——”闻人星蹦蹦跳跳地跑到了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找出一件衣服穿上。

  又蹦蹦跳跳地跑到厨房来,在姜如面前转了一个圈,“娘,这是你给我做的新衣服吗?真好看!谢谢娘!”

  “空儿不记得了?”姜如双眸打量着闻人空,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神色。

  难道主人格没有副人格的记忆,而副人格却有主人格的记忆?

  这是为何?

  “不记得什么?”闻人空,茫然地抬头看向姜如。

  姜如见他神色是真的很茫然,明显是不记得之前的事儿了,便转移话题道:“娘是问你记不记得早上起来该干什么?”

  闻人空捂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灵光一现,双手拍了拍脑袋,“啊!是不是要洗脸刷牙?娘,我忘记洗脸刷牙了!”

  “空儿既然想起来了,那你就先去洗脸刷牙吧。”姜如说。

  “好的,娘。”

  中午,天气比早上稍稍热了一些。

  李玉竹过来吃饭的时候就发现闻人空看起来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便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以前他来了,闻人星都要怼他两句,嫌弃他来蹭饭的,怎么今日怎么安静?什么也没说。

  “坏人!你看我做什么?”

  李玉竹听见他这话,心道:果然!还以为今天变乖了呢。

  他嘴角勾了勾,挑了挑眉,“闻人星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傻了?”

  “谁是闻人星?”闻人空嘟着嘴盯着他,满脸不明白。

  “哦,难道你又改名字了?”李玉竹挑了挑眉毛戏谑一笑。

  “谁改名字了?空儿就是空儿!”闻人空握着拳,气鼓鼓地说道?

  “唉?许雯佩,你儿子不会又傻了吧?不过他傻了,倒是想起自己的真名来了也真是有趣。”李玉竹以为闻人星是故意在装傻,就对姜如挑了挑眉。

  姜如把碗往桌子上狠狠一放,“李神医,你难道不该想一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是不是你没有治疗好导致他出现后遗症了!”

  “怎么可能?!”李玉竹听见她质疑自己的医术,顿时拍桌站了起来,桌子上的菜被他拍得震了三震。

  回过神,李玉竹猛地看向姜如,“他真傻了?”

  “李神医别耍威风!你自己也看到了!”姜如看了一眼桌上翻到的碗,冷着脸道。

  李玉竹不信,背着手围着闻人空转了三圈,又趁着闻人空不注意,捏住了他的手腕给他把脉。

  “坏人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闻人空使劲挣扎。

  李玉竹一把制住他另外一只手,让他动弹不得,然后闭着双眼,仔细地感受他的脉象,却没有发现异样之处。

  这是怎么回事?总不能莫名其妙地就傻了?

  我的药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而且之前也没有看出任何问题,这突然之间就傻了,该不会是吃到了什么有冲突的东西吧?

  想到这里,李玉竹便开口问姜如:“许雯佩,你们今天早上吃了什么?”

  “你该不会怀疑空儿他中毒了吧?”

  “不排除这个可能。”李玉竹摸着下巴深思。

  “可是他今天早上就是这样了!”姜如担忧地看了一眼闻人空。

  “那你们是昨天晚上又背着我吃什么东西了?”李玉竹狐疑地看向姜如。

  姜如满头黑线,面无表情地斜了他一眼,“大晚上的谁偷吃东西了?”

  “那这就奇怪了。”李玉竹松开疯狂挣扎的闻人空,躲开他踢过来的脚,往旁边的树上一跳,坐在树丫上沉思起来。

  “坏人!你捏痛我了!”闻人空搓着自己的手腕,对着李玉竹大叫道。

  姜如听见他这话,不由责怪地瞪了一眼李玉竹,然后招呼闻人空把手拿过来,看他手上竟然出现了淤青,连忙帮他按摩手腕。

  轻轻柔柔的,倒是让闻人空舒服得嘴里哼哼唧唧。

  “娘,好舒服啊。”

  姜如暗道:当然舒服了,我用内力在帮你化解这么一点点淤青,不舒服都白瞎了我的内力了。

  “唉!许雯佩,你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出现?”李玉竹扔了一片树叶吸引姜如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