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九章 夺心魔

作品:通往地表的冒险|作者:杰克戈尔德|分类:游戏|更新:2020-06-29 23:39:30|下载:通往地表的冒险TXT下载
  爱护食物的夺心魔完全没有理会同伴自信的心灵传讯,它走到之前被韩箴杀死的两个黑暗精灵的尸体旁边。

  ‘还好还好,没有把脑髓打出来,脑子还是干净的。’

  一边这样想着,那个夺心魔一边伸展出长长的触手,先把那个单独掉落在一边的黑暗精灵头颅卷到自己身前,嘴巴下面的触须一匝匝地缠绕成圆球的形状,然后就是一阵吸吮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另一边的疤脸夺心魔没有贸然地进入狭窄的洞口,而是通过心灵能力传讯自己的恐爪怪仆人。

  恐爪怪满心愤怒地想要撕碎面前的这坨铁块,不过它心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它马上就认出来,这是自己的主人的声音,它想起自己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取悦主人。

  ‘缠住它,不要让这个构装体打扰到我。’

  恐爪怪明白了主人的吩咐,它不再对面前的机器怪物发起拼死的进攻,而是变为以缠斗为主的战斗方式。

  率先发现恐爪怪战斗方式改变的还是躲在构装体身后的侏儒商人杰比多,不过并不擅长战斗的杰比多并没有多想,侏儒还以为是恐爪怪的战斗力下滑,是自己和构装体的进攻起作用了呢,为此,侏儒振奋精神,更加集中注意力在自己身前的机械造物上面。

  侏儒杰比多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护卫已经受到了夺心魔的攻击不省人事了,他躲在通道靠里的位置,身前的构装体魔像和恐爪怪挡住了他往洞口外面观看的视野,不过现在杰比多也没有心思去考虑自己黑暗精灵护卫的安危了,因为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

  一个个更加小型的机器人在杰比多的手中快速地组装完成,然后在侏儒的操作下从构装体的下方跑过,来到恐爪怪的身边。

  一些工程学造物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的作用就被恐爪怪同样长着恐怖勾爪的脚趾踩成了破损的零件,不过更多的小玩意儿还是跑到了它们该到的位置。

  这些小玩意儿先是通过装置在四周的岩石上固定好自己,然后形态开始变化,变成了铁索和捕兽夹的形状,并或是缠绕或是撕咬到恐爪怪的身上,并借此来限制恐爪怪的行动。

  一部分小玩意沿着恐爪怪的身躯往上爬,到达一定高度之后上面就会亮起红光,然后就是一声爆炸,并给恐爪怪的身上留下一道血坑。

  尽管这些东西看起来效果不错,不过实际上对恐爪怪造成的伤害极为有限,而且对恐爪怪造成的疼痛感还引发了恐爪怪新的进攻方式。

  恐爪怪没有忘记主人的吩咐,这个三米高的怪物挥舞手臂上的勾爪牢牢地勾住面前构装体的机械手臂,然后恐爪怪后仰抬头,前啄!

  伴随着可怕的机器零件的报废声,恐爪怪那如同鹰鹫一样的鸟头狠狠啄进了构装体的胸腔位置,那锋利的弯钩一样的鸟喙,在构装体魔像上留下了可怕的伤口,不过恐爪怪的动作还没有结束,它的鸟头再次后仰,准备再进行一次之前的进攻。

  疤脸夺心魔欣慰地看着洞口的恐爪怪打发神威,它感觉即使没有自己的帮助,恐爪怪也能解决掉面前简陋的钢铁魔像,然后把那个侏儒抓到自己的身前,不过这个夺心魔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

  这个疤脸夺心魔先是通过侦测思想的能力确定了侏儒商人所在的位置,然后使用起自己的传送门能力,无形的大门在夺心魔的身前成型,然后夺心魔迈步进入,身形消失在半空。

  而我们的侏儒商人还没有预想到危险的逼近,他被面前恐爪怪狂野的进攻惊吓的慌张不已,埋头翻找着自己的次元口袋,期望能在里面找到能抗衡前面怪物的道具。

  不过次元袋的空间毕竟是有限的,里面大多存放着侏儒用来东山再起的珍贵商品,里面的工程学机械都没有太多,更不用说用来抗衡面前怪物的强力道具了。

  侏儒商人杰比多找到了一些用来交易的魔法卷轴,不过里面并没有能改变他眼前困境的魔法封印,最适合战斗的人类定身术也不能对前面的巨大怪物造成影响。

  就在杰比多无计可施的时候,他身后的空气波纹起伏,有着疤脸的夺心魔踱步而出,然后毫不犹豫地对背对自己的侏儒发出了强力的心灵震爆。

  杰比多在夺心魔的心灵震爆中陷入眩晕,虽然侏儒失去了反抗能力,不过他还没有完全昏迷,不过这个可怜的侏儒马上就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在攻击昏迷过去,反而要体会到这噩梦般的一幕。

  因为他面前的夺心魔完全没有再补上一记心灵攻击的想法,夺心魔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矮小的侏儒,然后夺心魔的四只触须像是花瓣一样打开,杰比多有幸看到了夺心魔的嘴巴,那就像是八目鳗的胃,令人反胃。

  然后那四根触须合拢,牢牢抓住了侏儒的脑袋,一根根钻入他岩石颜色的皮肤下面。

  他们身前的机械构装体魔像还在抗衡恐爪怪凶猛的啄击,这个魔像那没有任何心智的脑袋里没有转身保护自己主人的想法,原因很简单,它没有受到侏儒的指令,而就算它想要保护自己的侏儒主人也完全没办法做到,提前收到夺心魔指令的恐爪怪不允许它这样做。

  手臂上的勾爪牢牢勾住构装体魔像的机械手臂,一次次地猛烈啄击将自己面前的魔像的胸口撕扯地支离破碎,在那交错的线路和齿轮之间,隐隐露出构装体的能量核心。

  砰!

  这是恐爪怪又一次地啄击,电火花像是魔像的血液一样四溅,齿轮散落一地。

  …………

  洞窟中的夺心魔已经吸食完了一个黑暗精灵的脑髓,它抬起自己的脑袋,满足地发出一声叹息,嘴巴下面的触手像是扔椰壳一样随意扔掉剩下的黑暗精灵脑壳。

  ‘还没有变味,还是那样的美味。’

  它强大的心灵探测能力马上侦测到同伴的行为,这让它感到一阵不满,对于同伴吃独食的不满,这份不满同样化作了一股心灵讯息传递到同伴的身边,不过正在要吸食侏儒脑髓的疤脸夺心魔并没有理会同伴不满的讯息。

  这个夺心魔知道,就算这时候去往同伴身边也已经来不及了。

  它愤怒地挥舞着胸前的触手,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夺心魔觉得只有食物才能抚慰自己此刻受伤的心灵,它走了两步,来到另一个黑暗精灵的尸体旁边,无视那四处流淌的血液和断了一半的脖颈,长长的触手伸出,把黑暗精灵的尸体卷到面前。

  就在这个夺心魔准备再次吸食自己食物的前一刻,它强大的心灵能力却侦测到一个突然出现的熟悉又陌生的心灵波动出现在自己身边。

  它还没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的时候,就突然感觉到身体的左侧一凉,然后剧痛袭来。

  夺心魔的左臂和一条伸长的触手飞起,那根触手一边喷血,一边缩小,最后变成了正常时候如同胡须一样垂落在夺心魔胸前的大小。

  “吒——”

  夺心魔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