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八章 这次真成学渣了

作品:狙灵轨迹|作者:星辰倾泄|分类:科幻|更新:2020-06-29 23:40:35|下载:狙灵轨迹TXT下载
  刘主任这辈子从来都没这么委屈过。

  作为奉天一中的教导主任和最优秀的精英教师,每一届她所带的都一定是最优秀的一班。

  一班的学生,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而且连修炼天赋都是最顶尖的水准。

  每年尖子班的学员,至少有一半以上都出自一班。

  如此重要的班级,总是被校领导放心地交到刘主任的手中,她的教学水平,可见一斑。

  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教师,此时竟然被人从办公室里薅了出来,在校门口等两个学生。

  两个转学生!

  还是被指名放到自己班级的转学生!

  刘主任穿着一套白色的修身职业装,腋下还夹着一本教案,四十年的沧桑,在她的脸庞上刻画出了些许皱纹。

  她把她的青春,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

  对这两个“插班生”,哪怕心中有再多的不满,她也只是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只是她的眼神中流露着一点小情绪,表达了她心中的愤懑。

  这些权贵子弟真可恶!凭借家室,就能进入好的班级,这对其他的同学一点都不公平!

  刘主任偷偷摸摸地瞪了旁边的人一眼。

  刘主任的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不知是保养得很好,还是本来就是年纪小,这个男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的样子。

  身穿一套笔挺的灰色西装,胸口,佩戴着两颗金星的徽章。

  六品将统强者!足以担任一区的军队镇守!而他的年纪,只有三十五岁。

  就是这样一个强者,放弃了在军部或其他重要机关任职,转而投身教育工作,为祖国培养更多人才。

  战宣辉看了看手表,又看向刘主任。

  刘主任一惊,连忙收起脸上的多余表情,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战宣辉轻轻一笑,说道:“刘主任,别装了,我都看到你刚刚的表情了。”

  刘主任见校长已经发现了她之前的表情,于是也不再遮掩,说道:“校长,这次的转学生究竟是什么来头啊,竟然要您和我亲自来校门口接待?我可跟您说好了,我不管他们是什么背景,只要成绩排名太低,下个学期我就把他们两个给弄到别的班级去!”

  战宣辉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来头啊,只是我的大学同学给我发了云讯打过招呼,说要给我一封推荐信罢了……一会儿他俩来了,你带着他们去教室吧,我先走了。”

  说罢,战宣辉转身离去,迈着轻盈的步子,越走越远。

  若是有眼力的适者在这里,就会发现,战宣辉每一步所迈出的距离,都是相等的。

  一步,一步,看似轻盈无力,实际上那双瘦如竹竿的双腿,充满了爆炸般的巨灵之力,动如雷霆。

  刘主任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看不出战宣辉步伐中的门道。她只知道,自己被一个人扔在这里了……

  刘主任:“!!!”

  刚才明明是你把我拉出来的,怎么现在你自己跑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可恶!

  刘主任带着满腔的怨气,等着这两个传说中的“小王八蛋”!

  越等越急,越等越气。

  吱呀一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校门。

  陈行熙和陈行烨背着书包,拖着行李箱,走下了车。

  入眼的,便是气派的学校门庭。

  “奉天市第一中学”七个烫金大字,镶嵌在红色大理石的墙面上,显得特别引人注目,阔气至极。

  放眼望去,图书馆、操场和教学楼,林立在校园的围墙之中……

  咦?校门口怎么还站着一个人?

  陈行熙和陈行烨心中疑惑,不过却也不敢怠慢,学校里的风景以后有的是机会看,还是先进学校报道比较重要。

  陈行烨主动上前,脸上带着微笑,走向刘主任。

  听着行李箱拖地的噪音,刘主任更加心烦,哪怕陈行烨的笑容再帅气,再阳光,也难以抚平刘主任心中的愤怒。

  先是不明不白地被塞进来两个插班生,然后又是站在校门口等他俩来报道,作为一个人民教师,她哪里受过这种耻辱。

  要知道,许多官吏大员以及商人老板,为了把自己家的孩子送到她手里,对她可都是客客气气的!

  亲自出校门等人,放在以前,这是根本没有过的事情!

  陈行烨微笑着,声音听起来干净极了,就像是空谷中隐居的谪仙人:“老师……您好,我们俩是刚转学来一中的学生,您知道办理转学手续应该怎么走嘛?”

  刘主任闻言,眼睛一瞪,心道:好啊!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总算来了,老娘的腿都站酸了!

  冤有头债有主,陈行熙和陈行烨的到来,让刘主任心中的怒火有了发泄的出口。

  于是,刘主任冷冷地说道:“我等你们半天了!先不着急办理手续,把你们之前的成绩单拿来给我看看。”

  转学的手续和文件档案当中,肯定是有高中三年的成绩单的。

  刘主任心里想着,如果他俩的成绩太差,我现在就把他们弄到二班、三班里去,不能让他俩带坏了班级的风气!

  兄弟俩见这个老师非常凶,不禁有些打怵。

  而且……听她说,她在这里等了我们半天……

  看来,她就是我们未来这一年的班主任啊……

  好凶。

  陈行熙打了个哆嗦。

  转学手续这种着急用到的东西,兄弟俩自然不会放到行李箱里。两人不敢怠慢,飞速打开背包,从书包里拿出了厚厚的一摞文件,抽出成绩单,递交到刘主任手中。

  刘主任接过两份成绩单,眯着眼扫视着,表情慢慢解冻。

  这两个孩子的成绩,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尤其是这个叫陈行烨的孩子,成绩非常稳定,从来都没有掉下过年级前五。

  北明市南区中学虽然比不过奉天一中这种省重点学校,但是那也是市重点高中,能够常年稳定在年级前五,来到奉天一中,应该也能考入年级前十。

  不错。

  看着这份成绩单,刘主任的心情好受了一些。

  成绩还可以,就不算白等。

  收起陈行烨的成绩单,刘主任看向陈行熙的成绩单,眉头微皱。

  刘主任心道:陈行熙,陈行烨……这个名字应该是兄弟俩吧?看面貌也是很像,应该是一对双胞胎。不过,陈行熙的这个成绩嘛……倒是比另一个人普通了些,稳定在年级十名到二三十名之间,上下飘忽,放到一班的话,应该得排到三十多名,倒是勉勉强强。

  刘主任目光往下看,突然,看到了最后一行。

  年级排名:1。

  竟然是第一名,连成绩稳定的陈行烨都超了过去。

  看到这里,刘主任在心里对二人做了初步的评价。

  陈行烨的成绩很稳定,是个成绩不错的孩子,应该是那种不怎么需要老师操心的学生。

  陈行熙……成绩在自己班里只能算是普通,而且成绩有比较大的上下浮动,不过他的上限很高,在最近的那次考试中,他超过了陈行烨,排在年级第一。这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孩子!

  刘主任心中的愤怒来得快,去得也快,早就消失不见了。

  抬头看着两个面容相似,表情、神态却不尽相同的兄弟俩,刘主任来了兴趣。

  刘主任:“我姓刘,是你们接下来一年的班主任,你们两个也做下自我介绍吧,毕竟,从照片上,我也分不出来你们俩谁是谁。”

  陈行熙认认真真地说道:“我叫陈行熙,麻烦老师了。”

  陈行烨微笑着:“老师好,我叫陈行烨,让您等了这么半天,真是不好意思。”

  简单地认识了兄弟俩之后,刘主任转身说道:“行了,也别在外边站着了,跟我来,我们去办理手续,今晚先住在宿舍,明早过来上课。”

  陈行熙、陈行烨:“谢谢老师。”

  跟着刘主任,陈行熙打量着校园里的一草一木。

  把介绍信交给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校长之后,兄弟俩就回到了宿舍。

  陈行熙嘀咕道:“小烨,这个校长看起来很强嘛。”

  陈行烨铺着床铺,说道:“是啊,和白老师同年,顶多三十五六岁,就已经是六品强者了,很可怕。”

  回忆起之前的校长办公室里的陈设,陈行熙颇感好笑。

  办公室不大,除了一张办公桌之外,没有书架,没有花草,倒是放满了健身器材。

  跑步机、单手哑铃、杠铃、沙袋……

  哪有这种校长?不在办公室里放书,反倒放这么多健身器械,这得是有多么爱好锻炼身体啊。

  有意思。

  陈行熙一屁股坐到陈行烨铺好的床上,对未来一年的高三生活,陈行熙越来越向往了。

  拿出手机,陈行熙打开了云讯,轻轻点了点林鸽畅的头像,一条文字信息发了过去。

  “畅儿姐,在嘛?”

  后边跟着一个吃西瓜的小表情。

  两分钟之后,手机响起了“嘀嘀嘀”的声音。

  林鸽畅发过来了一条消息:“干嘛呀,我刚刚在吃饭。”

  陈行熙:“没啥事儿,我就想问问你,是一班的嘛?”

  林鸽畅:“是啊,咋了?”

  陈行熙躺在床上微微一笑,双手捧着手机,两根大拇指轻击屏幕,发出一条消息:“没咋,没事了,再见。”

  林鸽畅发了三个问号,又贴了一张表情包。

  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头顶上画着“???”。

  林鸽畅皱着眉,失眠了小半宿,躺在床上,心里一直寻思着。

  “陈行熙他到底想说啥啊?”

  ……………

  第二天一早,林鸽畅顶着一个黑眼圈,无精打采地来到学校。

  想了半宿她也没想明白,不仅一无所获,反倒越来越好奇。

  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林鸽畅的眼睛盯着书,魂游天外。

  踏,踏,踏。

  听到了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教室里偷偷聊着天的同学们都赶紧收声,认真读书。

  刘主任走进教室,看着底下的学生们,拍了拍手:“同学们先停一下,今天,我们班要转来两个新同学,你们俩进来吧。”

  听到老师的话,底下的同学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都高三了竟然还有转学生……是转学还是复读的呀?”

  “好奇怪,转学也可以直接来我们一班吗?不简单啊。”

  “嘻嘻嘻,不知道新来的转学生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呀,会不会是帅哥呢……”

  “你收一收你的花痴样吧,就你这副表情,就算真是帅哥,也会被你吓跑的。”

  “………”

  陈行熙和陈行烨兄弟俩听到刘主任的“召唤”,进了教室,站在讲台前。

  刘主任:“同学们鼓掌欢迎一下吧。”

  “哇,真的是两个小帅哥呢。”

  “长的好像,不会是双胞胎吧?”

  “兄弟俩一冷一热,好纠结呢,我要选哪个呢?”

  “小孩子才做选择,两个我都要!”

  “………”

  陈行熙面无表情,心里却是暗笑:没想到吧,畅儿姐,我说过,还会再见的。

  张修城的大块头特别显眼,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一个人占着两个人的位置,一眼就能看到。

  陈行熙心里吐槽道:修城个子这么高,比铁寒那个憨憨还要壮实……过几年,坐着的他,恐怕比站起来的白老师还高吧……

  (白老师:“????”)

  至于林鸽畅,也是显眼得很。

  她坐在班级中间的最前排,瞪着一双“卡姿兰”大眼睛,还顶着熊猫同款黑眼圈,震惊地看着陈行熙和陈行烨。

  林鸽畅:难怪陈行熙这个家伙昨晚问我在哪个班级,他竟然真的转学过来了!

  可恶的陈行熙,竟然还对着我坏笑!下课一定要打死他!

  陈行熙和陈行烨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刘主任说道:“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大家该上课了……陈行熙、陈行烨,你俩就先坐在后边吧,坐在张修城旁边……”

  还没等老师指出方向,陈行熙就背着书包,向教室最后一排走去,兄弟俩在张修城旁边的两个座位上落座。

  张修城小声道:“你们俩怎么转学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陈行熙嘿嘿一笑:“这不是给你们一个惊喜嘛,对了,一会儿下课帮我周旋一二,挡着畅儿姐,给我争取一点逃命的时间。”

  看着林鸽畅脸上的黑眼圈,陈行熙就知道她昨天晚上肯定失眠了小半宿。一会儿如果不跑得快点儿,肯定要掉一层皮!

  张修城挠挠头:“只有你一个人要逃命吗?小烨不用吧?……你怎么惹到畅儿姐啦,我跟你说,整个年级都管她叫姐,你小心被人围殴……”

  陈行熙:“_?”

  这么恐怖吗?

  整个年级都是她的小弟?

  陈行熙满脑子都是比赛那几天里,林鸽畅的一言一行,嘴角慢慢爬上微笑。

  她,确实像是一朵盛烈绽放的红莲,可盐可甜的活泼小妹妹,难怪大家都会对她百依百顺,把她当做“团宠”啊。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老师刚走出教室,林鸽畅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叫道:“陈!行!熙!”

  回头一看,却看到陈行熙几乎是与老师同时跑出教室,林鸽畅生气地喊道:“陈行熙,不许跑!气死我了!”

  最后,陈行熙还是被林鸽畅追上了,被“蹂躏”了一顿。直到陈行熙许诺请畅儿姐喝一杯加糖加珍珠加布丁的奶茶,作为“保护费”,这才作罢。

  至于,已经突破过身体极限的陈行熙,为什么会被林鸽畅追上,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在陈行熙心里,上课,远远没有即将来临的周末重要。

  因为,周末的时候,就是他人生第一次学习体系技能的时候。

  在无尽的盼望中,来到奉天一中的三天学习生活一晃而过,周六悄然而至,一大早,陈行熙就起了床,开始噼里啪啦地收拾起来。

  周五晚上,住宿的学生也都会回家过周末,整个男生宿舍里,现在就只有陈行熙兄弟俩和陈行烨楼下的宿管大爷。

  陈行烨听着哥哥一边哼着歌一边刷牙的声音,被吵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无奈道:“你就这个时候比谁都积极。”

  吐掉口中的牙膏沫,陈行熙说道:“就是要积极呀,不积极怎么变强。”

  陈行烨笑了笑:“真拿你没办法……”

  陈行熙照着镜子,说道:“没办法你又能怎么样,赶紧起床洗漱,快快快!”

  陈行烨叠着被,说道:“哥,有些时候,你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陈行熙转头望向陈行烨,会心一笑:“怎么,如果能重来一次,你要做我的哥哥吗?”

  陈行烨:“哈哈哈哈哈,我才不呢,我还要做弟弟,这样你就得永远都让着我。”

  ……………

  张修城每天走读,并不在学校住宿,但是陈行熙已经在头一天晚上约好了他,第二天一早在学校集合。

  陈行熙和陈行烨是第一次来尖子班上课,学习体系技能。张修城带着路,兄弟俩这才找到了体育馆的战斗训练室。

  一生之计在于勤,尖子班的学员们已经是人中龙凤了,却还是一个来得比一个早。

  广阔的室内训练场地中,学员们竟是已经来得七七八八,开始做着准备活动和技能练习。

  有人正用双臂猛捶沙袋,有人绕着赛道跑步,有人正蹲在地上盯着一根钉子的尖,有人正在反复左右横跳……

  唰!

  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一晃就出现在陈行熙眼前,带着一阵罡风。

  来者,正是一中的校长战宣辉。

  战宣辉轻笑道:“呦,我差点忘了,今天还有两个新同学嘛,你们两个要好好努力,把落下的都补上来哦。”

  陈行熙一想,这才明白。

  原来这里的学员,除了自己和陈行烨之外,都已经学习过半年体系技能了!

  天才之间,半年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拉回来的。

  陈行熙心道:完了,这次真的成“学渣”了……